登上美国货币的第一位华人——黄柳霜

美国铸币局(United States Mint)于美国当地时间2022年10月25日发行了一款全新的25美分硬币,其上刻有好莱坞史上第一位华裔女星黄柳霜Anna May Wong)的肖像,黄柳霜因此成为第一位出现在美国货币上的亚裔。

图片

美国铸币局局长文特里斯·C·吉布森Ventris C. Gibson,她是第一个担任美国铸币局局长的African American)在新闻稿中表示,这一硬币的发行是美国铸币局“杰出美国女性铸币计划”的一部分,首先发行黄柳霜硬币,因为黄柳霜“是一位勇敢的倡导者,为亚裔美国演员争取了更多的代表性和更多多维度的角色。这个硬币的设计是为了反映黄柳霜所取得成就的广度和深度,她在一生中克服了许多挑战和障碍。”

黄柳霜是第一位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留下星星的华人明星

据硬币设计师介绍,在1920年代,影星的名字通常放在戏院招牌上,周边环绕着一颗一颗的小灯泡。她就是以此为灵感设计了钱币细节。

硬币的正面是美国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的肖像。

硬币的背面复刻了黄柳霜的脸部(标志性的极细柳叶眉与齐刘海)及手部特写(她的一双纤手,在好莱坞被公认为“第一美手”),周围环绕着剧院招牌常见的点状灯泡。

图片

1905年1月3日8:56AM,黄柳霜出生于洛杉矶唐人街的一个传统华人家庭,四柱八字如下:

图片

这个八字和日本小说家芥川龙之介之命(壬辰、壬寅、壬辰、甲辰)类似,都是“壬骑龙背”格。

1976年2月10日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的女主持人李湘,八字前三柱:丙辰、庚寅、壬辰;如果也是甲辰时,也入“壬骑龙背”格。

黄柳霜祖籍广东台山,是移民美国的第三代华人。早在19世纪50年代,其祖父趁着淘金热来到美国,是最早一代到加州淘金的华工。她的父母都是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华人,父亲开洗衣店维持生计。黄柳霜从小在洗衣店打下手,给顾客送去洗好的衣服。黄柳霜在家中排行老二,七个兄弟姐妹都受过高等教育,学杂费全靠她拍戏赚钱负担

黄柳霜在《上海快车》的剧照,纤手如春笋。

黄柳霜精通英语,能讲流利的德语和法语,略通意大利语和希伯莱语,但基本不会读写中文,更不会说国语。因为家庭的熏陶,她的广东话还算流利。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第一位“电影皇后”胡蝶,籍贯广东鹤山,是黄柳霜的五邑老乡。黄柳霜访问上海时,出面款待她的人,就是胡蝶

黄柳霜进入电影行业,也是受环境的熏陶。当时好莱坞的电影公司经常在洛杉矶的中国城取景,出没于其间的黄柳霜,对电影这一新生事物充满了好奇。一次,黄柳霜得到客户的一笔小费,她就用这笔钱去看了有生以来的第一场电影。从此,她对电影着了迷,甚至逃课溜进片场看电影。她年仅9岁就开始向制片人投递简历;11岁那年,她给自己取了艺名:Anna May Wong

1919年,黄柳霜参演个人首部美国电影《红灯笼》(The Red Lantern)。虽然她只是在片中饰演一位无名无姓的小角色,但这标志着黄柳霜真正成为一个电影人。

1922年,黄柳霜在美国电影《海逝》(The Toll of the Sea,是最早的彩色电影之一)中饰演中国少女莲花,今年恰好是她首度担任电影主演一百周年。

1928年,为了摆脱好莱坞对其华裔身份的刻板定位,黄柳霜离开美国,前往欧洲发展事业。1929年,她主演的英国电影《唐人街繁华梦》在欧洲上映,这是她个人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部默片电影。黄柳霜凭借在该片中的演出,获邀出席英国王室宴会。

1930年,黄柳霜获派拉蒙影业的邀请,重回好莱坞。1934年,黄柳霜被纽约模特组织Mayfair Mannequin Society誉为“全球衣品最佳女性”。1938年,美国《展望》杂志称其为“全球最美华裔女孩”。

图片

由于种族出身的关系,尽管演技超群,姿色出众,黄柳霜始终怀才不遇。1937年,根据赛珍珠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大地》(The Good Earth)由美国米高梅电影公司出品,这是一个讲述中国农民生活的故事。最适合的女主角人选,毫无疑问就是华裔黄柳霜

荒唐的是,好莱坞却让出生于德国杜塞尔多夫、金发碧眼的美国女演员路易丝·赖纳Luise Rainer)来饰演中国农村妇女阿兰。1938年,路易丝·赖纳凭借该片获得第1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

落选《大地》的女主,是黄柳霜从影生涯之中遭遇的最大打击。她铆足了劲去争取这个角色,但最终还是败给了种族歧视。因为那个时代的美国法律禁止不同种族的人在银幕上接吻。当时好莱坞没有知名的亚裔男演员,片方为了保证票房,早就选定保罗·穆尼Paul Muni)为男主角。既然白人和华人不能在电影中接吻,女主角也必须是一个白人。就因为这个荒谬的原因,黄柳霜黯然出局。

黄柳霜一辈子都在与美国的种族主义作斗争。她没有机会接到一个好的剧本,总被安排出演带有种族主义偏见的角色,或者演绎一些悲剧性的社会边缘人。而且黄柳霜得到的片酬过低。

图片

在1932年2月2日于美国上映的《上海快车》(Shanghai Express)中,黄柳霜的片酬只有6000美元,而与她合作的德国女星玛琳·黛德丽Marlene Dietrich)的片酬则为78166美元。

洋装虽然穿在身,黄柳霜的心依然是中国心,她随即开启中国寻根之旅。回国后,她受到了影后胡蝶、京剧大师梅兰芳等社会名流的热烈欢迎。抗日战争爆发后,黄柳霜多方奔走,呼吁美国民众积极支持中国抗战,并将自己的珠宝首饰拿出来义卖,所有款项汇到中国支持抗战。

可悲的是,以蒋宋美龄为代表的“祖国”却将她拒之门外。1942年-1943年,宋美龄访美,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宋美龄还会见了200多位支持中国抗日的美国影剧界人士,比如英格丽·褒曼秀兰·邓波儿等大腕,但是她不肯让黄柳霜这个在荧幕上搔姿弄首的华裔女明星出现在她的演讲场地。宋美龄宴请美国各界华人名流,惟独拒绝邀请黄柳霜,理由是,黄柳霜代表的是洗衣店、黑帮等“落后华人”,有损国体。可见宋美龄内心之狭隘、封建且保守,虽然她接受了美国高等教育,却没有学到包容与平等精神。

黄柳霜的表演不能被中国观众所接受,她饰演的负面角色刺痛了国人脆弱而敏感的神经,当时中国的士绅阶层视她为伤风败俗的代表。1936年,黄柳霜第一次抵达上海,遭记者犀利质问:“你为何在好莱坞演出伤害华人形象的电影?”黄柳霜答道,若不由自己接片,势必由白人演员或者日本、朝鲜人来饰演,那效果更可怕,华人更没有机会维护自身起码的形象。

白人的歧视、家人的不理解(父亲认为“好男不从军,好女不从艺”,母亲相信摄影机会勾魂摄魄),甚至祖国也容不下她,黄柳霜在夹缝中苦苦挣扎。她在接受《电影周刊》(Film Weekly)采访时,直言自己所面临的种族歧视:“我厌倦了那些千篇一律的角色。为什么银幕上的华人几乎总是反派,而且是如此残忍的反派——滥杀无辜、背信弃义、阴险狡诈,我们不是那样的人。”

匪夷所思的是,财貌双全的黄柳霜根本嫁不出去。首先,中国男人嫌她是戏子,还拍过“伤风败俗”的戏。其次,当时加州法律禁止华裔女子与白人通婚。

1882年5月6日,美国国会通过了美国史上第一个限禁外来移民的法案———《关于执行有关华人条约诸规定的法律》,即《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华人在美国本就是四等公民,处境从此更加困难。直到1943年12月17日,美国国会通过《麦诺森法案》(Magnuson Act),或称排华法案废除案,终于在联邦政府层面废除所有排华法案。但在加州,禁止华人与白人通婚的规定直到1948年才被废止。了解《排华法案》,才能了解出生于1905年1月3日,逝世于1961年2月2日的黄柳霜,真可谓“生不逢时”!

事业无望、婚姻难成的黄柳霜从此消沉。她开始酗酒,以酒精麻痹自己,患上了肝病。隐居多年的黄柳霜在孤独中离世,她葬于母亲的墓旁,石碑上只字全无。

完整版:登上美国货币的第一位华人——黄柳霜

发布在1 | 2 个回复或互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