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四孟”

古人把四季的第一个月称为“孟”,孟春=正月(寅)、孟夏=四月(巳)、孟秋=七月(申)、孟冬=十月(亥),如果地支凑齐了寅、巳、申、亥四字,就是所谓“四孟”。

《喜忌篇》:“官星财气长生,镇居于寅申巳亥。财官生旺于四孟,寅申巳亥乃五行长生之地。如壬申、辛亥、己巳、丙寅,此命先荣后辱,己用甲为官,亥中有甲木长生,己用壬为财,申中有壬水长生,己用丙为印绶,寅中有丙火长生,巳中有庚金长生,此为四孟凶局。”

《滴天髓》:“天战犹自可,地战急如火”,偏偏“四孟”局很容易构成“战局”,往往有不测之灾,比如南宋宰相韩侂胄

公历:1152年11月6日
农历:一一五二年十月初八日
———财—–食—–日元——印
乾造–壬——辛——-己——-丙–(日空戌、亥)
——–申——亥——-巳——-寅
———财—-才—-官—-杀—-印
大运-壬子-癸丑-甲寅-乙卯-丙辰
年份-1160-1170-1180-1190-1200

林庚白在《人鉴》中收录的“王郅隆”之命,日柱、时柱与韩侂胄完全一致:

公历:1863年9月7日
农历:一八六三年七月廿五日
——–才——伤—–日元——印
乾造–癸——庚——-己——-丙—(日空戌、亥)
——–亥——申——-巳——-寅
——–比—-劫—-枭—-印—-杀—-官
大运-己未-戊午-丁巳-丙辰-乙卯-甲寅
年份-1873-1883-1893-1903-1913-1923

“八字年月日时,近在两旬内,所谓君臣庆会也。四孟全备,故致巨富。柱中伤官乘旺,岁财尤强,则泄气太过,应以时上丙火正印为用。丙运制庚,以印去伤,故渐入佳境。辰运财库,又帮助己土日元,乙木七煞,生扶丙印,故前后十年,积赀数百万。卯木七煞,与正官相混,值庚申流年,伤官泄气,故被通缉。壬戌下半年,戌土助己,故脱险。甲运伤官见官,且癸亥己巳,天冲地克。余前为之再三推演,即劝其是年勿水行,乃卒以渡海至日本,遂及于难。命之不可幸免如此。

王郅隆,字祝三,天津人,近代资本家。他是安徽督军倪嗣冲的挚友,又得到徐树铮的赏识,游走于官场与商场之间,是一个半官半商的人物。此人好赌,且赌技高超,经常凭借过人的精明和惊人的记忆获胜,被赌友们称为“圣手”;又善于经营,利用军饷作为周转资金,进行各种投资,获利颇丰。1917丁巳年,王郅隆加入徐树铮、王揖唐等皖系政客在北京安福胡同组织的安福俱乐部,王是俱乐部的常任干事兼会计课主任,成为皖系干将。由于王郅隆为安福系筹措了大量的活动经费,被称为安福系的“财神”。

万万想不到,王郅隆与韩侂胄都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韩侂胄死后,头颅被割下,送给了金国;王郅隆则是在1923癸亥年9月1日的关东大地震中遇难身亡,死于横滨,后来其尸身被运回天津,但脑袋却留在了日本。

不过,古人对“四孟”局的评价不低,《真宝赋》曰:“柱列巳亥寅申,更奇仪而威权震主。(四孟全看天干何如,更得奇仪为妙。)”

《桯史》之《杨艮议命》提到了与韩侂胄同朝为官,且也是“四孟”局的袁韶八字:

公历:1161年8月9日
农历:一一六一年七月十六日
——–才——劫—–日元——官
乾造–辛——丙——-丁——-壬—(日空午、未)
——–巳——申——-亥——-寅
———枭—-印—-杀—-官—-才—-财—-食—-伤
大运-乙未-甲午-癸巳-壬辰-辛卯-庚寅-己丑-戊子
年份-1164-1174-1184-1194-1204-1214-1224-1234

“及余官镇江,偶遇之,适林总卿(祖洽)来饷军兴,檄吴江袁丞(韶)入幕,丞登科,人有隽才。余问其命,曰辛巳,丙申,丁亥,壬寅,余谓亦俱在四孟,而丁壬丙辛皆真化,且于格为天地,德合尤分明,遂扣艮前说,因以为拟。艮作而曰:‘惟其太分明,所以非韩比,特二化气皆生,韩自此却不及之。’遂一笑舍去。既而艮言皆大验,乃叹其神。袁近岁以荐者改秩为宰,盖方晋未艾也。”

袁韶与史弥远既是同乡,又是同年进士(淳熙十四年,1187丁未),史弥远谋杀韩侂胄后,接管了韩的权力,袁韶随即成为其党羽,走上了升官发财的快车道。绍定元年(1228戊子)十二月,袁韶“除同知枢密院事”(同知枢密院事是枢密使的副职,相当于清朝的军机大臣),走上人生巅峰。

《神峰通考》论“四位纯全格”:“寅申巳亥,位至三公,为四孟格,男命得之,主大富贵,女命得之,主心不定。”

袁韶虽然没有“位至三公”,但也是副国级高官了,不过,他发迹的命理依据并非因为寅申巳亥,而是由于“丁壬丙辛皆真化”。其实这是一个特殊的“化木格”八字,大运走寅卯辰=东方木,所以官运亨通。

绍定三年(1230庚寅年)十二月,袁韶“自同知枢密院事除两浙西路安抚制置使兼知临安府”,其实是被降职任用。绍定六年(1233癸巳年)十月,擅权共26年之久的史弥远病死,朝中反对派随即清算其党羽。宋理宗本来想起用袁韶,因遭到朝中大臣的极力反对,最终不了了之,袁韶从此赋闲。因袁韶大运走‘丑’字,巳、丑合金局,金克木,化木格已破。

“四孟”局吉中藏凶,最好寅、申、巳、亥能构成暗合关系,战局则迎刃而解,比如《滴天髓》收录的一个八字:

——–印——印——日元—–枭
乾造–癸——癸——-甲——-壬—(日空子、丑)
——–巳——亥——-寅——-申
———枭—-官—-杀—-财—-才—-伤—-食
大运-壬戌-辛酉-庚申-己未-戊午-丁巳-丙辰

“甲寅日元,生于孟冬,寒木必须用火。柱中四逢旺水伤用,无土砥定,似乎不美,妙在寅亥临合,巳火绝处逢生,此即兴发之机。然初运西方金地,有伤体用,碌碌风霜,奔驰未遇;四旬外运转南方火土之地,助起用神,弃印就财,财发数万,娶妾,连生四子。由是观之,印绶作用,逢财为祸不小,不如就财,发福最大。”

又如下面这个“郡守”:

——–官——伤—–日元——杀
乾造–乙——辛——-戊——-甲—(日空寅、卯)
——–亥——巳——-申——-寅
———食—-劫—-比—-印—-枭
大运-庚辰-己卯-戊寅-丁丑-丙子

“天干乙辛甲戊,地支寅申巳亥,天地交战,似乎不美。然喜天干乙辛去官星之混杀,地支寅申,制杀之肆逞。巳亥逢冲,坏印本属不喜,喜在立夏后十天,戊土司令,则亥水受制而巳火不伤。中年运途,木火助印扶身,联登甲第,仕至郡守;至子运,扶起亥水,生煞坏印,不禄。”

此造的关键在于巳申合,因巳申暗合在先,则巳不冲亥,申不冲寅。科举功名则是因为“时上一位贵”。不过,这八字全靠辛金克乙木,否则“时上一位贵格”必不成立。丙运,丙火合走辛金,官杀混矣,贵气失也;子运更差,因丙辛之合必然化水,财旺生杀,身更弱而杀更旺,《渊海子平》:“(七杀即偏官)但忌财旺,财能生杀故也。岁运临之,身旺亦多灾,身弱尤甚。”

古人认为“四孟”等特殊格局不利女命。比如《神峰通考》论“四位纯全格”:“子午卯酉位全,虽主男女酒色昏迷,然而男有者尚吉,女凶;寅申巳亥,位至三公,为四孟格,男命得之,主大富贵,女命得之,主心不定;辰戌丑未全为四库,男命得之,为九五之尊,女命得之多不美。”另据《神峰通考》:“《洪范》云:寅申巳亥叠见,有聪明生发之心。子午卯酉重逢,怀酒色荒淫之志。辰戌丑末全备,乃财库富贵之尊。此言男命也。《渊源》云:寅申巳亥全,孤淫腹便便。子午逢卯酉,定是随人走。辰戌与丑未,妇道之大忌。此言女命也。”还说:“四生驰四马,背井离乡。寅申巳亥者,四生之局也。又为马所驰之地,女人之命,最忌驿马,带之者,主有远行出嫁离乡。”这些断语未免过于武断。

发布在四柱八字 |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