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铃昌陀武”

紫微斗数《骨髓赋》:“铃昌罗武,限至投河”。铃昌罗武,又称“铃昌陀武”,只要某宫位的三方四正凑齐铃星、文昌、陀罗(包括大限、流年的文昌、陀罗)、武曲这四颗星曜,再有流年忌星冲起,就构成这个著名的恶格。书云:“此四星交会辰戌二宫,辛壬己生人,二限行至辰戌,最忌水厄。又加恶煞,必死外道。”又云:“如四星在辰戌坐命亦然。”中州派王亭之先生注解《骨髓赋》时认为:“铃昌罗武主挫败,不一定是水厄。”而白洋觉得,这个“铃昌陀武”格局和飞行术语——“死亡螺旋”类似,表示一种无法摆脱的、最终导致毁灭性后果的状态。

死亡螺旋,英文是“death spiral”,是从航空术语“尾旋”(Spin)引申而来。螺旋分三种:尾旋(机尾朝下)、水平螺旋、头旋(机头朝下),尾旋最危险。飞行中的飞机突然失去控制,一边下坠,一边偏侧翻转,这种现象就是失速尾旋。假如飞行员无法改出螺旋,恢复平飞状态,飞机将迅速跌落(甚至每秒钟丢失100米以上的高度),最终必然坠毁。后来经济学家也引用了这个概念,用来描述某种不断加大投入,但注定是无底洞的失败商业活动。

总之,“铃昌陀武”和“死亡螺旋”都是一种死循环,好比在洪水中被卷入了漩涡的物体——没救了,是注定要失败的(doomed to fail)。比如屡战屡败始终无力回天的抗元英雄文天祥、死活不辞职最终被弹劾下台的朴槿惠,他们的紫斗盘就是“铃昌陀武”格局。

按中州派的观点,午宫的七杀为强格,见吉曜即为“雄宿乾元格”。但不见禄星却三合擎羊、火星或者化忌星者,七杀便带“克忌”之性,导致人生多阻滞、灾难。文天祥、韩寒和朴槿惠都是具“克忌”性质之七杀人,因男女有别之故(阳男阴女大限顺行,阴男阳女大限逆行),他们的人生轨迹便有了参差。

文天祥、韩寒的第二个大限,走借星安宮的太阴、太阳宫垣,为原局七杀具克忌性质者所喜行。巧的是,文天祥、韩寒都在此大限内少年成名,而且都是靠文学上位。1256丙辰年,文天祥状元及第,年仅20岁。2000庚辰年,韩寒凭《穿着棉袄洗澡》获得第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同年他的首部小说《三重门》出版,并引起轰动,年仅18岁。

天机、巨门宮垣,最畏巨门化忌。1278戊寅年,文天祥兵败被俘,正是在机巨大限之中,偏偏巨门星大限化了忌!朴槿惠的机巨大限也不好过,朴正熙遇刺身亡后,她被迫远离政坛。不过,巨门星在本大限化权,借会太阴化科,这组星系与“阳梁昌禄”格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具有学术味道。1987丁卯年,流年叠大限盘,朴槿惠获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名誉文学博士头衔。

原局七杀具克忌性质者,忌走辰(戌)宫垣,因辰戌为天罗地网,有“受困”之意。1279己卯年,崖山海战爆发,宋军大败。宋朝丞相陆秀夫背负赵昺投海,南宋正式灭亡。文天祥此年刚好走到戌宫,亦即破军大限。

命书有云:“(午宫七杀)具克忌之性者,走紫微、天相宮垣,往往于成功在望时突然发生挫折。”1974甲寅年,朴槿惠的母亲陆英修遭刺杀,1979己未年,朴槿惠之父朴正熙遇刺身亡,这些事情都发生于她的紫相大限。紫微是所谓“帝星”,不喜入天罗地网,是为“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稍见煞曜,即为破败之兆。

七杀入命之人,人生往往大起大落。2012年,朴槿惠在支持者的欢呼声中重返青瓦台,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因大限走太阳、太阴宫垣,且太阴大限化科。朴槿惠上任伊始,支持率高达80%,号称韩国史上最受欢迎的总统。因亲信干政事件失势后,其支持率跌至个位数,仅为4%,创历届韩国总统最低。为求自保,朴槿惠使出了浑身解数,最终难逃黯然下台之下场,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一位被弹劾下台的总统,因大限走武曲、天府,且武曲大限化忌,触发“铃昌陀武”之凶性。

巧的是,朴槿惠和韩寒的本命盘极相似,区别在于:

第一,韩寒之本命盘未构成“铃昌陀武”格局,

第二,大运走势相反。

韩寒正走在借星安宫的机巨大限之中,大限财帛宫主星天梁(本命化禄、大限化科),名利双收。但是,2023年开始,韩寒进入破军大限,原局七杀克忌之性甚重,恐非好运。不过,本命盘非“铃昌陀武”格局,破军大限也不成格,祸害不大。值得注意的是,韩寒、朴槿惠的武曲、天府大限相似度甚高,迁移宫都构成了“铃昌陀武”格局,书云:“火铃到迁移,长途寂寞。 ”

发布在1 |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