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全VS徐锡麟

太平天国的“天王”洪秀全,于嘉庆十八年(1813癸酉年)十二月初十(即公元1814年1月1日)生于广东花县福源水村的一个“耕读世家”,死于同治三年(1864甲子年)6月1日。七年之后,亦即清穆宗同治十二年(1873癸酉年)的12月17日,徐锡麟出生于浙江绍兴东浦的一个名门望族。

洪秀全和徐锡麟都是反清起义领袖,都生于癸酉年,都遭受极刑(区别是:洪秀全是被戮尸,徐锡麟是被凌迟)。令人不寒而栗的是,白洋分别排出他们的四柱八字之后,赫然发现他们的年、月、日三柱乃至大运竟然是一样的,这就真有点儿恐怖了。

白洋以前分析过洪秀全之命:洪秀全耀武扬威的20年,正好是他走印运的廿年。再查洪秀全的人生经历,显然壬戌运最为失意:道光年间屡应科举不中,第三次在广州落选时已经25岁了,因此生了一场持续40多天的大病,一度昏迷。病中幻觉有一老人对他说:奉上天的旨意,命他到人间来斩妖除魔。醒来之后,洪秀全整个人都变了,言语沉默,举止怪异。1862壬戌年,是洪秀全之己未运的第一年,此年陈玉成英勇就义,曾国荃率湘军进逼雨花台,围困南京城,天京附近据点逐一陷落,形势急转直下,太平天国败局已定。

白洋因此判断,洪秀全的八字,除非按“润下格”分析,否则无法解释。于是排出洪秀全八字如下:

公历:1814年1月1日
农历:一八一三年十二月初十日

——–比—-伤—-日元—-印
乾造–癸—-甲—–癸—–庚—(日空辰、巳)
——–酉—-子—–卯—–申

——–比—-劫—-枭—-印—-杀
大运-癸亥-壬戌-辛酉-庚申-己未
年份-1822-1832-1842-1852-1862

《渊海子平》论润下格:“且如壬癸日,要申子辰全或亥子丑全是也,忌辰戌丑未官乡,喜西方运,不宜东南,怕冲克,岁运同。润下者,天干地支浑是水,如湖海汪洋,望以无际,主人清秀量宏。倘遇土运,必主淹滞,若生于冬月者,又为奇特者也。”洪秀全最怕“狗(戌)”和“羊(未)”,偏偏他的死对头曾国藩以及满清最高统治者慈禧太后都属羊!

奕訢、史思明、安禄山等人的八字都按“润下格”论,此格局虽然有富贵之日,子女的运气却不佳,因润下格忌官杀,而男命,官杀=子女。洪秀全后代的运气也很差:长子洪天贵福被沈葆祯下令凌迟处死,年仅16岁;次子洪天曾不到两岁便夭折了;至于其他几个孩子,天京陷落后不知所终,估计皆死于乱军之中。

1864甲子年6月1日(同治三年四月二十七日),洪秀全去世,按曾国藩、李秀成的说法,洪是“服毒而死”。排出洪秀全的紫微斗数命盘,流年走到子地,命宫主星太阳(流年化忌),会天梁(大限化权)、天刑、天姚、阴煞、铃星,这是一组和“毒药”有关的星曜,估计洪秀全就是庚申时之命。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湘军攻破天京城后,到处搜查洪秀全,却一无所获。后来,有一个太平军宫女主动告密,在她的指引下,曾国荃派人从天王府内挖出了洪秀全的尸体。曾国藩验看洪秀全的尸首后,在日记中如此描述这位苦苦搏杀了11年的老对手:“胡须微白可数,头秃无发,左臂股左膀尚有肉,遍身用黄缎绣龙袍包裹。”8月1日,曾国藩下令:“戮尸,举烈火而焚之!”洪秀全的尸体被刀斧剁成粉碎,曾国藩又命人把肉泥拌进火药,装入炮弹,然后开炮——发射!

洪秀全被挫骨扬灰,徐锡麟则是被凌迟处死,可能还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被凌迟处死之人。

徐锡麟,字伯荪,号光汉子,浙江绍兴山阴东浦镇人。1901年任绍兴府学堂教师,后升副监督。1903年应乡试,名列副榜;同年以参观大阪博览会名义赴日本,于东京结识陶成章,积极营救因反清而入狱的章炳麟。回国后,1904年在上海加入光复会。1906年赴安徽任武备学堂副总办、安徽巡警学堂会办。1907年7月6日,徐锡麟刺杀安徽巡抚恩铭,率领学生军起义,攻占军械所,激战4小时,失败被捕,次日慷慨就义。

公历:1873年12月17日
农历:一八七三年十月廿八日

——–比—-伤—日元
乾造–癸—-甲—–癸—-(日空辰、巳)
——–酉—-子—–卯

——-比—-劫—-枭—-印
大运-癸亥-壬戌-辛酉-庚申
年份-1877-1887-1897-1907

徐锡麟的父亲徐凤鸣,秀才出身,当过县吏,家有田地百余亩,在绍兴城里开有“天生绸庄”和“泰生油烛栈”两家商铺,是当地颇有声望的士绅。也就是说,徐锡麟是个“富二代”。徐锡麟从小桀骜不驯,自幼“器物过手,辄破坏之”,堪称“问题少年”。十二岁那年,徐锡麟为了“学武功”,跑到深山中的寺庙去当小和尚。据说徐锡麟对天文很感兴趣,经常半夜爬起来观察星象。

无论如何,1907年7月6日之前,徐锡麟的人生道路一帆风顺,显然他不会是“润下格”之八字。不过,徐锡麟死前受的酷刑比遭虐尸的洪秀全更惨:

1907年7月6日夜,在安庆抚院东辕门外刑场,几个刽子手手执铁锤,先把徐锡麟的睾丸砸烂,然后凌迟,最后剖腹,挖出心肝。挖出的心脏,先祭祀恩铭的“在天之灵”,然后被恩铭的卫兵们炒熟下酒。

清末实行新政,伍廷芳等人奉旨修订法律,凌迟这种酷刑实已废除。不过,恩铭贵为巡抚,又是庆亲王爱新觉罗·奕劻的女婿,在恩铭之妻的强烈要求下,两江总督端方决定参照当年两江总督马新贻被刺案的处理方法执行“挖心剖肝”之极刑。

四年之后的1911辛亥年秋,四川局势失控,清廷将四川总督赵尔丰免职,端方奉命率湖北新军第八镇第十六协第三十一标及三十二标一部入川,镇压保路运动。半路上,新军发生哗变,端方及其弟端锦死于乱刀之下,成为无头之鬼,此乃后话。

发布在名人命盘 |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