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时上一位贵格”

《渊海子平》论“时上一位贵格”:
“夫一位贵者,惟只时上只见一位方为贵,或年月日又有,反为辛苦劳役之人也。如时上一位七杀,要本身自旺。而三处有制伏多,则行七杀旺运,或三合得地可发。若无制伏,则要行制伏之运以发。或遇杀旺而无以制之,则祸生矣。月上偏官却怕冲,与羊刃同。时上偏官不怕冲,与羊刃同。又要本身生日自旺,如甲乙日在正二月生是也。时偏官为人性重,刚执不屈,月偏官多者亦然。四言独步云:杀重身轻终有败,一见制伏却为贵。本七杀官制,贵中得奇。”

并列举以下命造为例:

史卫王:甲申、丙寅、乙卯、辛巳。
刘都统:丁亥、丁未、乙巳、辛巳。
娄参政:丁巳、壬子、癸卯、己未。
李丞相:己巳、丁卯、丙午、壬辰。
郑尚书:庚寅、壬午、戊寅、甲寅。
宋尚书:庚辰、丙戌、戊戌、甲寅。
何判官:庚辰、丁亥、癸亥、己未。
庄尚书:辛巳、辛丑、己卯、乙亥。
俞侍郎:壬寅、癸丑、己丑、乙亥。
詹丞相:壬午、庚戌、甲午、庚午。

排在第一位的“史卫王”,亦即南宋权相史弥远,也就是在宋宁宗开禧三年(1207丁卯年)发动宫廷政变诛杀权相韩侂胄的幕后主使之一,另一个幕后主使是宋宁宗的杨皇后(杨桂枝)。

开禧元年(1205乙丑年),韩侂胄以“太师”身份加封“平章军国事”(全称是“平章军国重事”),独揽军、政大权,而宰相则屈居副职。想不到,韩侂胄两年之后就垮台了。据《续资治通鉴》:“十一月乙亥,侂胄入朝,至太庙前,呵止于途,拥至玉津园侧,杀之。”

韩侂胄本是皇亲国戚,又是朝廷敕封的股肱重臣,居然被区区三品官(史弥远靠韩侂胄的提拔才当上了礼部侍郎)率众劫持,未经正式逮捕判决等司法程序就槌杀于动物园(玉津园饲养各地进贡的珍奇禽兽),脑袋还被割下来送给金国,可见南宋的政治生态恶劣到了何等地步。遥想当年,宋高宗秦桧岳飞之前,起码还装模作样搞了场审判。杀韩之事不但未征得宋宁宗的同意(没有圣旨,也没有密旨,甚至连口谕也没有),懦弱无能的宋宁宗居然是在韩侂胄被刀斧手挟裹到了玉津园才得到密报,可见史弥远“先斩后奏”之霹雳手段。《渊海子平》将史弥远之命作为“时上一位贵格”之典范,实在是因为史之所作所为完美诠释了“弄权”二字。

公历:1164年2月23日
农历:一一六四年正月廿九日
——–劫——伤—–日元——杀
乾造–甲——丙——-乙——-辛—(日空子、丑)
——–申——寅——-卯——-巳
———食—-财—-才—-官—-杀—-印—-枭
大运-丁卯-戊辰-己巳-庚午-辛未-壬申-癸酉
年份-1165-1175-1185-1195-1205-1215-1225

坊间对于“时上一位贵格”存在种种不同的理解,有人甚至认为,时干或时支有七杀,都算是“时上偏官”。不过,按照《渊海子平》之原文以及列举的命例,显然七杀星在时干,才能算是“时上一位贵”。另据《三命通会》:“盖时上偏官,要干上透出,只一位为妙”,更可确定,七杀星必须在时干之上,“时上一位贵格”才能成立。《礼记》曰:“尊卑有序”,古人最讲究座次,上下岂可混淆?

《喜忌篇》:“若乃时逢七杀,见之未必为凶。月制干强,其杀反为权印。此论时上一位贵格。只有一位,方可为贵,别位不要再见,始为清贵。若年月上再见之,反为辛苦艰难之命。要日干生旺,不畏刑害,阳刃,为人性重,刚执不屈。若四柱中元有制伏,却要行官旺运制,然后可发福。又不可专言制伏,贵在得其中,乃尽法无民之命。如史弥远之命,甲申、丙寅、乙卯、辛巳,此用日干旺,时上偏官,月上制伏,得其中和,故为贵矣。”

史弥远的年支藏庚金(正官),张楠在《神峰通考》中将“史卫王弥远造”列入“古时偏官杂正官有制例”,其实是误解。按白洋的经验,这个“时上一位贵格”,天干必须“只有一位,方可为贵”,地支并不怕见官杀,更不能按“官杀混杂”论。

《继善篇》:“身强杀浅,假杀为权。如丙戌日见壬辰时是也,生于四五月依此而断。碧玉歌云:化杀为权何取?甲生寅卯之乡,更逢亥卯未成行,何怕庚金作党。乙生巳酉丑月,喜逢木局相当,若逢亥卯未生殃,处世艰难贫汉。”史弥远之命,乙木生于春天是为“身强”,春金柔弱是为“杀浅”,正好符合“身强杀浅”之论。

《继善篇》:“七杀有制化为官,羊刃无冲极为贵。偏官发于白屋,羊刃起于边戌,为将为相,岂不为君子者哉。刃与杀,主诛戮之权。”史命,丙辛合,伤官制杀,大运又走官杀之旺地,身强任杀,因此实权在握。嘉定元年(1208戊辰年)十月,史弥远升任右丞相,此后独相宋宁宗17年。宋宁宗死后,史弥远矫诏拥立宋理宗,从此又独相宋理宗朝9年,两朝擅权共26年之久。

宋理宗绍定六年(1233癸巳年)十月,史弥远以病危致仕,授两镇节度使,封会稽郡王。数日后史弥远病死,追封卫王,谥“忠献”(与秦桧的谥号相同)。荒唐的是,由于史弥远一直倡导程朱理学,某些参与修撰《宋史》的理学人士对史弥远心怀感激之情,故意网开一面,并没有把史弥远列入《奸臣传》。最离谱的是,修史之人反倒将韩侂胄与万俟禼丁大全贾似道等奸臣并列于《宋史:卷四百七十四、列传第二百三十三、奸臣四》条目之中,完全颠倒了历史黑白。

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雷军,1969年12月16日出生于湖北仙桃:

公历:1969年12月16日
农历:己酉年十一月初八日
———–偏财—–伤官—-日主
乾造:—-己——-丙——-乙—(戌亥空)
————-酉——-子——-丑
———比肩–劫财–枭神–正印–七杀–正官–偏财–正财
大运:-乙亥–甲戌–癸酉–壬申–辛未–庚午–己巳–戊辰
始于:1972–1982–1992–2002–2012–2022–2032–2042

雷军如果生于辛巳时,也可以按“时上一位贵格”论命。不过,即使不构成格局,显然他和史弥远一样,都是在辛未运走上了人生巅峰,因丙辛合,伤官合杀,诗曰:“偏官妙喜食神逢”,“偏官有制化为权”。

偏官诗诀:
偏官如虎怕冲多,运旺身强岂奈何,身弱虎强成祸患,身强制伏贵中和。
偏官有制化为权,垂手登云发少年,岁运若行身旺地,功名大用福双全。
偏官不可例言凶,有制还他衣禄丰,干上食神支又合,儿孙满眼福无穷。
阴癸多逢己字伤,杀星须用木来降,虽然名利升高显、怎奈平生寿不长。
六丙生人亥子多,杀星拘印反中和,东方行去兴名利,运到西方事转磨。
春木无金不是奇,金多尤恐反遭危,柱中取得中和气,福寿康宁百事宜。
偏官偏印最难明,上下相生有利名,四库坐财宜向贵,等闲平步出公卿。
戊己若逢见官杀,局中金水更加临,当生有火宜逢火,火退愁金怕水侵。

明朝抗倭名将、军事家戚继光,也是“时上一位贵格”:

公历:1528年11月12日
农历:一五二八年闰十月初一日
———劫—–才—-日元—-杀
乾造–戊—–癸——己——乙–(日空戌、亥)
———子—–亥——巳——亥
——–官—-杀—-印—-枭—-劫—-比
大运-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己巳
年份-1533-1543-1553-1563-1573-1583

戚继光八字,财星太旺为忌,“身弱虎强成祸患”,财旺则用劫,比劫即兄弟也。戚继光每次给张居正写信,都谦卑自称——“门下走狗小的戚某”,可见张居正就是戚继光的靠山。戚继光一生“四提将印,佩玉三十余年”,在蓟州重镇任总兵一职长达十六年之久,这其中有其个人的努力,更离不开张居正的鼎力支持。

隆庆元年(1567丁卯年),张居正任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开始掌握实权。此年朝廷任命戚继光为神机营副将,显然是因为张居正在背后运作。
隆庆二年(1568戊辰年),流年土旺,比劫夺财有功,朝廷将蓟州总兵郭琥调走,以戚继光接任总兵官,翌年进封右都督,当然也是老张在后面撑腰。
隆庆六年(1572壬申年),张居正代高拱为首辅,因朱翊钧年幼,国家大事均由张居正主持裁决。此年的秋天,戚继光调动十万大军举行各兵种混合大检阅,张居正亲以书信祝贺,两人的关系昭然若揭。
万历十年(1582壬午年),张居正病逝;1583癸未年,戚继光被朝廷调往广东,因“唇亡齿寒”也。

《造化元钥》收录的某“元帅”命造,和戚继光八字甚是相似,也是“时上一位贵格”:

——–才—–印—-日元—-杀
乾造–癸—–丙——己——乙–(日空戌、亥)
——–丑—–辰——巳——亥
——–杀—-官—-才—-财—-食—-伤—-比—-劫
大运-乙卯-甲寅-癸丑-壬子-辛亥-庚戌-己酉-戊申

“戊己若逢见官杀,局中金水更加临,当生有火宜逢火,火退愁金怕水侵。”元帅之造,丙火用神透干,且得禄于巳,“偏官有印化为权,运助身强福禄全”,档次比戚继光之命更高,因此贵为元帅。

至于曹锟朱见深的八字,虽然也是“时上一位贵格”,因日元过分羸弱,尽管身居高位,却非乾纲独断之君,纯属“甩手掌柜”。

发布在名人命盘, 四柱八字 |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