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杨宇霆、钱新之

张作霖能够成为“东北王”,主要靠两个人的辅佐——文有“王永江”,武有“杨宇霆”。王永江是理财高手,善于经营,1917年就任奉天省财政厅厅长兼东三省官银号督办之后,东北的财政收入迅速好转,被称为奉系“财神”。而杨宇霆于1921年被张作霖任命为东三省巡阅使署总参议,兼东三省兵工厂总办,东北的军火工业在杨宇霆的领导之下迅速发展壮大,成为当时中国规模最大的兵工厂。王永江、杨宇霆作为张作霖的左膀右臂,奠定了张作霖的统治地位。

张作霖能够成为“东北王”,主要靠两个人的辅佐——文有“王永江”,武有“杨宇霆”。王永江是理财高手,善于经营,1917年就任奉天省财政厅厅长兼东三省官银号督办之后,东北的财政收入迅速好转,被称为奉系“财神”。而杨宇霆于1921年被张作霖任命为东三省巡阅使署总参议,兼东三省兵工厂总办,东北的军火工业在杨宇霆的领导之下迅速发展壮大,成为当时中国规模最大的兵工厂王永江杨宇霆作为张作霖的左膀右臂,奠定了张作霖的统治地位。

图片

杨宇霆戎装照

杨宇霆的四柱八字有两个版本。

据《造化元钥》:“乙酉、甲申、丙辰、戊戌,光绪十一年七月廿日戌时,奉军参谋长杨宇霆命:甲木出干破戊,用申中壬水,财滋弱煞,辰运戊辰年,死于非命,或云庚寅时。”

另据韦千里之《千里命稿》:“按杨宇霆命为:乙酉、甲申、丙辰、戊戌。重土重金,且戊土司令,未免晦火太甚,仅赖甲乙印绶之制土帮身。已运乃得禄,所以声势最盛,轰烈可畏。庚运无险,而毙于辰运戊辰年,则以庚运尽属木火流年,故仍炙手可热。辰运为湿土,戊辰年土又如崩,晦火无光,不得善终,意中事耳。观夫钱杨二命,仅差一时。杨氏之梦幻泡影,万不及钱翁之福禄绵长。毫厘不爽。有如此才。谈命固非易事,思念及此,不寒而栗矣。

显然戊戌时的可能性更大,因此排出杨宇霆之四柱八字如下:

1928年6月4日清晨5时23分,北洋军政府陆海军大元帅、“安国军”总司令张作霖所乘列车驶至距沈阳一公里半的皇姑屯火车站附近的“三洞桥”时,日本关东军大尉东宫铁男按下电钮。一声巨响,张作霖被炸出三丈多远。张作霖被送到大帅府时已奄奄一息,抢救无效,于上午9时30分左右死去。张作霖死前对卢夫人说:“告诉小六子(张作霖长子张学良的乳名),以国家为重,好好地干吧!我这个臭皮囊不算什么。叫小六子快回沈阳。”这就是轰动中外的“皇姑屯事件”。

图片

张作霖,字雨亭,1875年3月19日(光绪元年二月十二日)出生于奉天省海城县北小洼村(今辽宁省盘锦市驾掌寺乡马家房村西小洼屯)

张作霖想让张学良接班,问题是,奉系是个军阀组织,而军头们各怀私心。

奉军分新、老两个派系。老派就是张作霖的绿林兄弟,比如张作相吴俊升等人;新派都是军校出身的将领,又分土派、洋派。土派是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陆军大学、东北讲武堂的军校生,代表人物是王以哲郭松龄李景林;洋派又称为士官系,是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留学归来的士官生,包括杨宇霆姜登选韩麟春等人。张作霖死后,元老派希望张作相上台,洋派支持杨宇霆,土派拥戴张学良

张作霖不但给张学良留下了丰厚的遗产(1931年9月19日,日军占领沈阳后,从张学良官邸搜出黄金八万条,每条重二斤),还留下了众多的骄兵悍将。张学良要执掌东北军政大权,首先要问张作相杨宇霆同不同意。

张作相张作霖,名字只相差一个字,其实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是一对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的铁哥们。

张作相,字辅忱,祖籍河北省保定市深州县,清光绪七年二月初九生于奉天锦州义县(今锦州凌海市),八字前三柱如下:

张作相是奉系的二当家,职位是安国军第五军团军团长、东三省保安副总司令、吉林省督军兼省长。在张作霖时代,张作相在东北处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张作相为人忠厚仁义,对张作霖忠心耿耿,从来没有取而代之的野心。张作霖死后,东三省议会联合会召开紧急大会,奉系元老推举张作相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兼吉林省保安司令,张学良为奉天省保安司令,万福麟为黑龙江省保安司令。但张作相坚辞不就,又极力推举张学良接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并一再表示:“老帅已逝,子承父业,顺理成章,自己将全力辅佐之。”

张作相千方百计说服各派势力,终使奉系元老重臣达成共识,推举张学良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兼奉天省保安司令。张作相在会上带头表示:“我们服从总司令就同服从大元帅一样,都要坚决服从总司令的命令,整军经武,励精图治,保卫东北,抵御外侮。如此,才能对得起大元帅,对得起总司令和东北父老兄弟。”

1929年1月,张学良又兼任东北政务委员会(张学良主政东北时期东北最高行政机关)主席,从此名正言顺成为新一代“东北王”。张作相则继续担任东三省保安副总司令,作为奉军“辅帅”全力辅佐张学良

图片

生于1901年6月3日的张学良,当时刚满27岁。

为了铭记杀父之仇,张学良从此以张作霖的忌日为“生日”。

张学良上任后,张作相张学良说:“小六子,你放心干好了,我们都会支持你。在公的方面,如果我们不服从你的命令,你只管拿军法来办我们;可是私底下,你还是我的侄儿,如果你不好好地干,我会在没人的时候,打你的耳光。”

对于张学良接他老子的班,奉系高层多数持观望态度。但是,杨宇霆很不服气。

图片

 杨宇霆,原名玉亭,字邻葛,

1885年农历七月二十日出生于奉天法库(今沈阳市法库县)。

1916年,张作霖任奉天督军兼省长,杨宇霆被任命为奉天督军署参谋长。1926年12月1日,张作霖在天津就任“安国军”总司令,统率所有奉军、直鲁联军和东南五省联军等军事势力,妄图阻挡国民革命军北伐,并任命张宗昌孙传芳阎锡山为副司令,杨宇霆为总参议。也就是说,杨宇霆在奉系一直扮演“参谋长”之角色。

眼高于顶的杨宇霆,生平唯一瞧得起的人,就是段祺瑞的谋士徐树铮徐树铮也是秀才出身,也于1910年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与杨宇霆是同学兼好友。杨宇霆步入军界短短几年就晋升为军械厂厂长,全靠徐树铮在背后运作。

1918年初,冯国璋购买的大批军火运抵秦皇岛。杨宇霆徐树铮里应外合,将装满军械的火车劫持到了奉天(沈阳),送给了张作霖。“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奉系从此实力暴增。此年秋天,张作霖被总统徐世昌任命为东三省巡阅使,从一个地方军阀跃升为东三省的军政首领,从此统治东北长达10年之久。杨宇霆张作霖的崛起立下了汗马功劳,从此在奉系站稳了脚跟。

悲哀的是,杨宇霆徐树铮都在40多岁的时候死于非命(1925年12月30日,徐树铮乘火车离京,经廊坊时被截停,随即遭枪杀),真可谓难兄难弟也。

杨宇霆本以“凌阁”为号,因自负才高,自比诸葛亮,改字号为“邻葛”。杨宇霆的人缘很差,在奉系横行霸道全靠张作霖撑腰。也就是说,徐树铮张作霖丧命之后,杨宇霆的“贵人”从此烟消云散。而在东北军有“小诸葛”之称的杨宇霆却缺乏自知之明,在张学良成为新大帅之后仍然居功自傲,完全不把张学良放在眼里,毫无人臣之礼,倚老卖老,屡次让张学良下不了台,极其不明智也。

皇姑屯事变后,杨宇霆的身份很尴尬。张作霖是“东北王”,杨宇霆则自比宰相。现在,大王挂了,他这个宰相怎么办?往哪里摆?张学良接班后,一时真不知该如何安置这个烫手山芋。杨宇霆名义上仍然是“总参议”,但张学良遇事并不找他参谋。偏偏杨宇霆以长辈自居,欲效仿“周公辅成王”之故事。可惜,年少气盛的张学良没打算当周成王,在“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的形势下,日本顾问乘机挑拨离间,张学良终于起了杀心。

1929年1月10日下午,杨宇霆常荫槐求见张学良。他们以“中东铁路系中苏合办的铁路,一向不接受东北交通委员会的指挥”为由,要求成立东北铁路督办公署,杨宇霆极力推荐常荫槐为督办。杨宇霆常荫槐擅作主张,且态度咄咄逼人,以下犯上。为人“多疑好杀”(郭松龄生前对张学良的评价)的张学良怒从心起,觉得杨宇霆常荫槐这是要反了?

张学良把心一横,立即召来奉天警务处长高纪毅,吩咐说:“杨宇霆、常荫槐欺我太甚。东北易帜时,他们想尽办法,阻挠易帜。刚才又强逼我成立东北铁路公署,发布常荫槐为铁路督办的任命。我说,事关外交问题,办也得请示南京政府,我无权决定。但他们逼我立即签字,太不像话了。现在他们回去吃饭,很快就回来。我给你命令,立刻将杨、常处死,你率卫队执行。”

图片

老虎厅原为张作霖主政时期的第三会客厅,因曾摆放过老虎标本而得名,

它是张氏父子接待重要客人的地方。

杨宇霆常荫槐在大帅府的老虎厅就座后,在门外守候多时的高纪毅和张学良的侍卫副官谭海率领全副武装的卫士夺门而入,分别按住杨宇霆常荫槐。杨、常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挣扎着说:“你们要干什么?高纪毅宣布:“奉长官命令,你们二人阻挠新政,破坏统一,将你二位处死,立刻执行。”

电视剧《少帅》截图

杨宇霆常荫槐顿时面如死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高纪毅一挥手,卫士举枪就打。杨宇霆常荫槐血染“老虎厅”,这就是当时震惊中外的“杨常事件”。

杨宇霆之前,张学良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张学良决定让老天爷来替他做决定。他拿出一枚银元,自言自语:“正面杀,背面放。”连续扔了三次,竟然都是正面。

张学良曾解释当年为何用银元占卜:“我下不了决心呢,没人可商量,我不太迷信,但对这件事真迷信。我想,如果这件事情我应该做,那银元出正面,结果弹一回正面,弹一回正面,弹第三回还是正面,我想这钱不对。我反过来想,假若这事我不做,那我就是不对,那就出反面,弹一回出反面,再弹一回又出反面,到第三回我不看了,让我太太(于凤至)看。我太太哭了,我说你哭什么?她说我知道你要杀人了!这个钱在我的铁柜里,后来日本人不知道这柜里有块洋钱干什么用?我是留下做纪念的。”

第二天,天还未亮,张学良召集张作相翟文选王树翰臧式毅郑谦等东北保安委员会委员进府,宣布已将杨宇霆常荫槐处死。众人大惊失色,面面相觑。张作相张学良说:“此举未免过甚。”张学良回答说:“我此事如果办得不对,可向东三省父老请罪,但我没有办错。”

图片

常荫槐,字瀚襄,祖籍山东寿光,生于吉林梨树,生辰八字暂不可考。

常荫槐出身于官僚地主家庭,家大业大,是东北一霸。常家在黑龙江讷河县拥有良田千顷,号称“日初骑马出发巡地查地号,直到日暮天黑尚未到达边界。”但这个富二代不但有办法、有魄力,而且铁面无私,是个能吏,绝不是纨绔子弟。张作霖在世时,杨宇霆常荫槐都是极受重用之实权派。张作霖被炸后,杨宇霆举荐常荫槐出任黑龙江省省长,可见杨、常的关系很铁。

在“皇姑屯事件”中,常荫槐张作霖同乘一车。专列被炸,张作霖吴俊升遇难,常荫槐恰在两车厢之链接处,摔了一跤,仅受轻伤。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惜常荫槐只是多活了半年而已。

杨宇霆信命,遇事爱扶乩问卜。老虎厅事件之前,他曾扶乩,得乩语:“杂乱无章,扬长而去。”后来民间根据谐音附会之:“炸烂吴(俊升)(作霖),(宇霆)(荫槐)而去。”

张学良除掉杨宇霆常荫槐,等于帮日本关东军搬掉了两块侵华的绊脚石。《李叔同说佛》中有一句话:“识不足则多虑,威不足则多怒,信不足则多言。”张学良怒杀杨常两老臣,自毁长城,竟然是为了“立威”。

1931年9月18日夜,关东军突袭沈阳,“九一八事变”爆发。1932年2月,东北全境沦陷。胡适曾在日记中写道:“此人(杨宇霆)若在,东北必不会如此轻易失掉。

如果没有《少帅》,不会有太多人知道杨宇霆这个名字。至于和杨宇霆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民国时期江浙财阀代表人物钱新之,生前同样显贵,身后比杨宇霆更寂寞。

图片

钱新之,名永铭,字新之,以字行世。

钱永铭原籍浙江吴兴(今湖州),生于上海。《千里命稿》记载了钱新之的八字(乙酉、甲申、丙辰、甲午):

此为金融界巨擘钱新之先生命造。丙火退气于初秋,本不能任申酉之旺财。所妙时落于午,根得帝旺,远胜干头衰木之生扶,于焉转弱为强,足可任财矣。益以运多金水,固宜财源四达,利益万通,事业有陶朱盛名也。”

陶朱,即范蠡之别称。钱新之蒋介石的幕后金主。在民国期间,钱新之曾担任财政部次长、交通银行董事长等要职,与宋子文张嘉璈叶景葵陈光甫李铭吴鼎昌周作民谈荔孙胡笔江合称为“民国十大银行家”。

巧的是,钱新之的四柱八字也有两个版本。

据《造化元钥》:“乙酉、甲申、丙辰、癸巳,光绪十一年七月廿日。钱新之命:此造疑是癸巳时,巳申相合,戊土制煞,专用庚金,身旺任财,位至银行经理,若甲午时,必用壬煞,加以夹禄夹印贵,当握政权,不止金融领袖也。”

白洋认为癸巳时之命更符合命理,因此排出钱新之的命盘如下:

图片

钱新之杨宇霆同年同月同日生,但专业不同。杨宇霆学军事,一直从事武职;而钱新之于1902年入天津北洋大学读财经学,毕业后一直从事金融财政行业。

巧的是,壬午运,钱新之杨宇霆都曾经留学日本。杨宇霆16岁考中秀才,因清朝废科举,得堂兄资助赴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留学,于辛亥革命前一年毕业回国。1903年,钱新之得官费赴日本留学,入神户高等商业学校学习财经及银行学,1909年归国。

1916丙辰年,钱新之杨宇霆的事业都走上了正轨。此年,杨宇霆被任命为奉天督军署参谋长;同年,钱新之出任交通银行北京总行秘书。

1927丁卯年,钱新之杨宇霆都实权在握,独当一面。此年冬天,“安国军”第四方面军军团长韩麟春突然中风,张作霖任命杨宇霆接替韩麟春之职,这是杨宇霆首次握有兵权。此年夏天,南京国民政府成立,钱新之被任命为财政部次长,主持全面工作。

杨宇霆殒命于庚辰运之戊辰年,而钱新之自从1927年傍上了蒋介石,风光了廿年之久,因此韦千里说“杨氏之梦幻泡影,万不及钱翁之福禄绵长”。

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钱新之去了香港,后定居台湾。1958年,钱新之去世,享年73岁。

全文:杨宇霆的四柱八字有两个版本

发布在1.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