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晋元VS王怀庆

著名抗日英雄、淞沪会战中率“八百壮士”死守上海四行仓库的谢晋元,“生于民国纪元前七年四月廿六日子时”,据此排出其四柱八字如下:

公历:1905年4月26日 
农历:乙巳年三月廿二日
———–比肩—-官—-日主—伤官   
乾造:—-乙—–庚—–乙——丙—-(辰巳空)
————-巳—–辰—–未——子    
———偏财-正财-食神-伤官   
大运:己卯-戊寅-丁丑-丙子    
始于:1911-1921-1931-1941 

谢晋元(1905年4月26日-1941年4月24日),字中民,广东梅州蕉岭县人。1925年12月,谢晋元从国立广东大学(今中山大学)预科肄业,同年12月,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先入步兵科,后转政治科,是政治大队第三队学生。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北伐;10月,谢晋元提前毕业,编入东路北伐军(总指挥何应钦),在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何应钦)第十四师(师长冯轶裴)任排长;11月,在孙传芳手下任五省联军闽军总司令的周荫人所部被十四师击溃,谢晋元在战斗中英勇果断,杀敌有功,由排长升少尉连长。

1927年4月,谢晋元在“龙潭战役”中因战功升为副营长。1928年之后,谢晋元跟随部队辗转各地作战。1930年,谢晋元被调入第十九路军蔡廷锴部任营长、参谋等职。此后,随军进驻上海闸北。1932年1月28日夜11时30分,日本海军陆战队向中国驻军发动进攻,“一·二八事变“爆发。谢晋元在战地日记中这样写道:“日机轰炸,只是威吓力比炮弹大些。飞机投弹,从空中掷下,不易瞄准目标,在战壕里根本不怕。”

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前夕,在张治中麾下第九集团军88师(国军最精锐的三个德械师之一,师长孙元良)262旅(旅长彭巩英)任中校参谋主任的谢晋元为了安心抗日,亲自护送怀有身孕的妻子凌维诚和三个孩子回了广东蕉岭乡下老家。在返回部队前,谢晋元凌维诚说:“我不是好儿子、好丈夫,但为国家存亡,奉养年老父母,抚育年幼子女之重担,要由你承当。此场战争将非常激烈,我们会有很大牺牲,也会有局部失利,但我国一定能胜利。当最后胜利到来时,我将亲自迎接你们母子返沪。”

回到上海后,谢晋元给妻子凌维诚写了一封家书:“我神州半壁河山,日遭蚕食,亡国灭种之祸,发之他人,操之在我,一不留心,子孙无噍类矣。为国杀敌,是革命军人素志也;而军人不宜有家室,我今既有之,且复门衰祚薄,亲者丁稀,我心非铁石,能无眷然乎?但职责所在,为国当不能顾家也

1932年参加过“一·二八淞沪抗战”的谢晋元,5年后他所在的部队又打响了“八一三战役”的第一枪(262旅是最先进入战场的队伍,也是最后退出战场的部队)。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谢晋元参加了闸北八字桥战斗。9月,该旅第524团团附负伤出缺,谢晋元递补团附一职。

有必要提到的是,在国军中,团附=团部附员,和团长副官(团副,副官类似于秘书,是主官的贴身随从)、副团长是两回事。団附=团长助理,地位高于团副,但低于副团长。附员本无军事指挥权,一般作为过渡性的职位,作为安插亲信之用。如果出现职位空缺,可能向上递补,但多数会外派基层。比如88师在淞沪会战中伤亡惨重,谢晋元以中校团附的身份外放指挥一营人马,死守四行仓库,成就了万世英名。

10月25日,蒋介石命令全军后撤,只留下八十八师的一个营继续坚守闸北。这样安排的目的有二:一是担任断后任务,掩护部队撤退,拖住日军;二是向外界展示中国对日抗战之决心,以此赢得外援。

于是,第88师师长孙元良命令524团上校团长韩宪元兵分两路,韩宪元亲率两营人马沿苏州河向南京移动,剩下的一个营则在少校营长杨瑞符的带领下向四行仓库集中。所谓四行仓库,就是金城银行、大陆银行,盐业银行、中南银行这四家银行共建共用之仓库。四行仓库位于苏州河北岸,是一幢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六层大厦,乃当时闸北一带最高大的建筑,墙厚楼高,易守难攻,而且挨着租界,日军不敢对这里进行大规模轰炸,是一个理想的据点。此时的四行仓库西面和北面已被日军占领,东面和南面是公共租界,与未被占领的中国地界完全隔绝,成为一个“孤岛”。

韩宪元指派四川人黄永淮作为指挥官,前往四行仓库,统率杨瑞符这一营人马。黄永淮曾任第524团第3营营长,此时在第524团当团附,挂中校军衔,本来是最适合的人选。岂料黄永淮随后就被日军的一颗子弹击中了左眼,被紧急送去了医院。于是谢晋元临危受命,与杨瑞符共同指挥一营。

其实,当时谢晋元手下只有400多人,相当于一个加强营,但对外宣称有八百人,仍然使用524团的番号。这么做是为了迷惑敌人,扩大国际影响。该营士兵陈德松后来在《殊死报国的四行孤军》一文中详细披露:“以该团第一营为基干,组成加强营,仍用团番号。全团410人左右,一个机枪连三个步兵连,一个迫击炮排。”这就是“八百壮士”之由来。

租界内的英国驻军曾多次婉劝孤军卸去武装,退入租界,愿保护他们的生命安全,被谢晋元毅然谢绝,他说:“我们的魂,可以离开我们的身,枪不能离开我们的手,没有命令,死也不退。”谢晋元所部激战四昼夜,毙敌200余人,打击了侵略军的嚣张气焰,鼓舞了中国军民的士气,直到11月1日奉命杀出重围,退入租界。

谢晋元因淞沪会战中率“八百壮士”死守上海四行仓库之壮举成为名扬中外的民族英雄,被国民政府授予“青天白日勋章”。至于黄永淮,伤愈后归队,官至新编29师副师长,于1944年为国捐躯。抗战老兵黄润生曾言:“团附谢晋元率兵进入四行仓库,成为历史名人,而黄永淮虽在许昌壮烈殉国,却一直默默无闻。人之有幸与不幸,实在太微妙了!

谢晋元率部撤入英租界后,随即被缴械,送至胶州路隔离羁押,上海市民称此处为“孤军营”。谢晋元羁留租界期间,日伪多方威迫利诱,均未得逞。谢晋元不但不投降,还坚持操练,鼓舞士兵。汪伪诱降不成,于是派人收买孤军营内的叛徒,策划暗杀谢晋元。1941年4月24日凌晨5时,谢晋元被4名叛兵以匕首等利器刺杀身亡,享年37岁。5月8日,国民政府追赠谢晋元为陆军步兵少将。

话说,谢晋元这个八字,显然是所谓“伤官见官”。书云:“伤官见官,为祸百端”,很多命理爱好者以为,此乃谢晋元死于非命之依据。不过,经云:“合官星不为贵,合七杀不为凶”,谢晋元此造,庚乙合在先,书云:“忌庚金相合,掣肘不伸,最足为害是也。”丙火破了庚乙之合绊,伤官不但不是忌神,相反是命局之用神。也就是说,这种八字,以庚乙合为病,以丙火为药

《造化元钥》记载了北洋直系老将、徐世昌在军界的第一心腹亲信王怀庆之命,与谢晋元有六字相同:

公历:1875年5月3日
农历:一八七五年三月廿八日
———比—-官—-日元—-伤
乾造–乙—-庚—–乙—–丙—(日空戌、亥)
———亥—-辰—–丑—–子
———才—-财—-食—-伤—-比—-劫—-枭
大运-己卯-戊寅-丁丑-丙子-乙亥-甲戌-癸酉
年份-1884-1894-1904-1914-1924-1934-1944

“乙亥,庚辰,乙丑,丙子。
光绪元年三月廿八日子时。
王怀庆命:丙透破庚,癸藏滋木,伤官驾煞,位至军长。”

谢晋元死于丙子运的第一年,而王怀庆在丙子运加官晋爵,平步青云,且王怀庆死于1953癸巳年(癸酉运的最后一年),年近八十,堪称高寿,可见伤官见官之无害也。

王怀庆,字懋宣,河北省宁晋县人。因家道中落,又被继母和父亲虐待,王怀庆于1889年离家出走。适逢淮军名将聂士成招兵,走投无路的王怀庆因此参军入伍。

或者是因为王怀庆忠厚老实,勤俭耐劳,值得信赖;也可能因为他们俩都是老实人,意气相投,一见如故,总之聂士成王怀庆成了忘年交。聂士成提拔王怀庆当了哨官(清制,以百人为哨,相当于连长),王怀庆鞍前马后,忠心耿耿,追随聂士成出生入死。

1900庚子年,八国联军向天津守军聂士成部发起猛攻。武卫前军总统聂士成腹背受敌,“上不谅于朝廷,下见逼于拳匪,非一死无以自明”,决心以死明志。1900年7月9日(阴历六月十三日),聂士成阵亡于天津八里台。据《清史稿·列传二百五十四》:“士成立桥上手刃退卒,顾诸将曰:‘此吾致命之所也,逾此一步非夫矣!’遂殒於阵,肠胃洞流。”另据直隶总督裕禄奏报朝廷:“正在缮折间,据武卫前军王怀庆禀报,直隶提督聂士成于本月十三日卯刻在天津南门外八里台地方督战阵亡。”

曾担任聂军骑兵教官的德国军官库恩,与聂士成熟识,因此用红毯包裹聂之遗体,派人将其送还清军。没想到途中杀出一伙义和团,试图抢夺聂尸,因义和团对聂士成恨之入骨,打算辱尸泄愤。洋兵开火,暂时驱散了义和团。王怀庆看见这一幕,就冒着枪林弹雨,爬到了聂士成的遗体旁,又于枪林弹雨之中背负聂士成的遗体回到了军营。王怀庆又为聂士成拭血净面,整理衣冠,装殓入棺。当时兵荒马乱,有人主张将灵柩送往芦台,有人认为应暂寄古北口,而王怀庆毅然决定护送灵柩回聂士成原籍合肥安葬。

王怀庆乘船从天津出发,沿运河南行,和聂士成之妻室于中途相遇。不久,义和团的人马将船包围,王怀庆等人被俘。义和团团员将王怀庆捆绑起来,押到神坛前,打算杀害:“你定是外国间谍,现在就将你斩首祭坛!”王怀庆侃侃而谈:“我护送忠义人的灵柩和妻女,回南方安葬。义和团常以忠义教人,怎么要杀害无辜呢!”义和团头目盘查一番后,将王怀庆松绑,送回船上。王怀庆一路南下,终于将聂士成的灵柩送回安徽合肥原籍,报答了聂士成的知遇之恩,时人嘉许之,誉为“忠义”。

《八喜楼钞本古诀》有一个“将星得地”格,亦即武曲星在庙旺宫位守命,古歌云:“将星入庙实为祥,位正官高到处强,掠地攻城多妙策,成风凛凛镇边疆”。《骨髓赋》则云:“武曲庙垣威名赫奕”,注曰:“如辰戌二宫安命,为之上格;丑未二宫次之。宜见权禄、左右、昌曲诸吉,依此断。”

1918年10月,徐世昌继任大总统。因王怀庆为其旧部,且为人忠诚,徐世昌倚为心腹,予以重用。1919年5月,徐世昌王怀庆署理步兵统领;7月31日,王怀庆实任步兵统领;11月2日加陆军上将衔。1920年,王怀庆署京畿卫戍总司令,9月8日兼任中央陆军第十三师师长。1922年,王怀庆实任京畿卫戍总司令,兼任热察绥巡阅使兼热河都统、陆军第十三师师长。鉴于自己的兼职过多,王怀庆将京师的步兵统领一职让给了聂士成之子聂宪藩,以报答聂士成对自己的知遇之恩。

开国中将彭明治,和谢晋元同年同月生,八字起码有五个字相同:

公历:1905年4月6日 
农历:乙巳年三月初二日
————比肩—-正官—日主       
乾造:—-乙——-庚——乙—(申酉空)
————-巳——-辰——亥         
———偏财-正财-食神-伤官-比肩-劫财-枭神-正印-七杀 
大运:己卯-戊寅-丁丑-丙子-乙亥-甲戌-癸酉-壬申-辛未   
始于:1905-1915-1925-1935-1945-1955-1965-1975-1985 

彭明治谢晋元都出自黄埔军校,但彭明治的资历较老,1924年入黄埔军校教导团教导大队学习,是黄埔一期生。1925年,谢晋元入读黄埔军校的时候,彭明治已经加入中共,还参加了讨伐陈炯明的两次东征。1926年,彭明治在国民革命军第4军叶挺独立团任排长,参加北伐战争,参与贺胜桥、丁泗桥、武昌等战役。战斗中的彭明治披坚执锐,带领全排一往无前,成为叶挺独立团中有名的“不惜命排长”。

1936年,谢晋元任第88师262旅中校参谋主任;1937年8月,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彭明治担任第115师343旅685团(团长杨得志)参谋长,可见他们早年的官运也基本同步。

不过,1938年7月,杨得志调任他职,彭明治接任团长,开始独当一面。而谢晋元虽以中校团附的身份暂时代理团长之责,坚守四行仓库,终究不是实职实权,而且随后就身陷孤军营。

彭明治王怀庆的八字起码也有五个字相同,有趣的是,他俩的官职比较接近(王怀庆曾任京畿卫戍司令,彭明治曾任河北省军区司令员),而且都长寿(王怀庆活了78岁,彭明治活了88岁)。

发布在1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