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福VS胡焕庸

身处舆论漩涡中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生日是1961年11月15日,八字如下:

公历:1961年11月15日 
农历:辛丑年十月初八日
———–正印—-正官—日主—枭神   
乾造:—-辛——-己—–壬——庚—(寅卯空)
————-丑——-亥——子——戌    
———七杀-正财-偏财-伤官-食神-劫财-比肩-正印  
大运:戊戌-丁酉-丙申-乙未-甲午-癸巳-壬辰-辛卯    
始于:1964-1974-1984-1994-2004-2014-2024-2034  

未知高福的生辰,白洋猜测他可能生于戌时,因亥月生人见“戌”=天医。1979年,高福入读山西农业大学畜牧兽医系兽医专业,之后一直从事微生物学与动物传染病学方向研究,是病原微生物与免疫领域的领军人物。

即使高福出生于其他时辰,也不影响其格局之论定。《玄机赋》:“有官莫寻格局,有格局不喜官星。”此造己土透干,通根于“丑”,“透官只论官”,必按“正官格”论命。

壬日亥月,或许有人以“建禄格”论之。其实,十月壬水,专用财滋弱煞,建禄格不足论贵。《三命通会》论建禄:“壬日亥月,癸日子月,俱无祖业,柱中多见火土,主自成立有官,如见水多泛滥,无成、克妻、贫薄。”书云:“土止流水福寿全,用财滋煞者,福寿富贵之命”。

高福这颗正官星,克泄交加,土气虚浮,贵气泄矣。他出生于山西省应县的工人家庭,父亲只读到小学四年级,母亲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家境贫穷,却有6个孩子,可谓一穷二白。难得的是,6个孩子中,有3个读完博士,并且从事科研工作。而高福这个长子最有出息,堪称“寒门生贵子”之样板。

金寒水冷爱丙丁”,高福之命,必须走南方火地,财旺生官,才有贵气可言。丁酉运之1979己未年,流年火土两旺,高福考入山西农大,从此走出农门。但是,因为大运地支走申酉戌=西方金地,高福在高考中发挥不理想,没有考上第一志愿,被调剂到了兽医专业。

丙申运的运气其实和丁酉运差不多,因火气虚浮之故。高福不想做兽医,想做科研,1983年考上北京农业大学(现中国农业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1991年,高福前往英国牛津大学攻读生物化学博士。

乙未运,地支=巳午未=南方火地,火气转旺,高福渐入佳境。获得博士学位之后,高福先后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英国牛津大学,美国哈佛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2001年,高福担任英国牛津大学讲师、实验室主任、博士生导师。不过,因“伤官见官”的关系,高福的官运仍未亨通。

2004年,高福入选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偕妻子和儿女举家回国,担任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所长,主要从事病原微生物跨宿主传播、感染机制与宿主细胞免疫研究。因大运走甲午,甲己合,官来就我,且己土得禄于“午”。

2013癸巳年,高福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享受副部级工作待遇)。2017丁酉年,高福担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正厅级)。虽然实权有限,勉强也算是“白屋出公卿”了。《渊海子平》之《论兴亡》:“又有柱中月令正气官星,为一生贵气,唯逢印运则利。盖官星喜逢财旺以生之,印旺以护之,故令其人能行仁布德,纬国经邦,权重爵高,所以贵也。”

但日中则昃,盛极则衰,2019己亥年,己亥与大运癸巳天克地冲,高福触礁了。

2019年3月4日,有人问:“SARS(非典)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还会再来吗?”高福说,SARS来不来,SARS的“兄弟姐妹”来不来,我们管不了,因为新发、突发传染病是世界性挑战。“但我很有信心地说,‘SARS事件’不会有了,这得益于我国传染病监测网络建设得很好,病毒来了我们可以挡住它。”高福说:“SARS这样的病毒随时可能有,但是SARS事件不会再有。”

偏偏就在2019年底,与SARS同属冠状病毒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武汉爆发。随着疫情的日趋严峻与复杂,高福在网络上遭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和批评。

高福的后运如何,暂时按下不提。有趣的是,1901年11月20日出生于江苏宜兴的著名地理学家胡焕庸,八字(时辰是白洋的猜测)的前三柱和高福只差一个字:

公历:1901年11月20日  
农历:辛丑年十月初十日
———-正印—-正官—日主—伤官  
乾造:—辛——-己——壬——乙——(辰巳空)
————丑——-亥——寅——巳   
———七杀-正财-偏财-伤官-食神-劫财-比肩-正印-枭神-正官  
大运:戊戌-丁酉-丙申-乙未-甲午-癸巳-壬辰-辛卯-庚寅-己丑  
始于:1905-1915-1925-1935-1945-1955-1965-1975-1985-1995  

胡焕庸幼年丧父,早运比高福更艰苦,也是靠苦读走出寒门的孩子。高福大学本科毕业后,留校任教。有趣的是,胡焕庸大学毕业后,也当过老师。1923年,胡焕庸毕业于南京高等师范学校,随即赴江苏省立第八中学(今扬州中学)任史地教员。更有趣的是,丙申运之1991年,高福留学英国;而胡焕庸于丙申运之1926年乘船赴法国,在巴黎大学和法兰西学院进修。

不过,高福在牛津、哈佛两大世界顶尖名校摸爬滚打了13年之后才回到祖国,而胡焕庸早在1928年9月就回国了。胡焕庸担任中央大学地学系的教授,以及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的研究员,成为竺可桢在这两个单位的得力助手。

乙未运,高福胡焕庸都在大学校园里从事科研工作。据统计,高福至今已在SCI国际权威刊物上发表论文500多篇,包括《Cell》、《Nature》、《Science》、《Lancet》等重量级学刊。此外,高福还出版了10多部著作。而早在30年代,胡焕庸就在《地理学报》上发表了我国人口地理和农业地理方面的第一批论文。其中,最重要的论文,是发表于1935年的《中国人口之分布》。此文通过分析对比,找出一条自黑龙江之瑷珲(即爱辉,今黑河)向西南直到云南之腾冲的直线,作为划分我国人口密度的对比线。爱辉-腾冲这条线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中国城镇化水平的分割线,一直为国内外人口学者和地理学者所承认和引用,被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田心源教授称为“胡焕庸线”。

甲午运,高福一帆风顺。而曾于1943年担任中央大学教务长的国民党党员胡焕庸却在甲午运之1949年被人检举,列为“反动教授”,从此走上了漫长的霉运,在后来的每一次政治运动中都沦为批判的对象。

壬辰运,“文革”如火如荼,胡焕庸被定为“反革命特务分子”,关押在上海市第二看守所,饱受折磨。1973年,胡焕庸被带回学校继续审查,定性为“历史反革命”。直到1979年,全国清理“文革”积案,上海市才正式为胡焕庸结案:胡的历史问题不作处理。

曾有人问胡焕庸,批斗那么惨,为何不自裁?胡焕庸说:“人生就像唱戏,生旦净丑都得唱,我唱了多年的小生须生。现在该我唱丑角了,我的学生轮到唱须生武生。”

人生坎坷的胡焕庸,或许生于乙巳时吧?如果不是因为“伤官见官”,己土受伤,很难解释他作为一个成功的科学家、中国现代人文地理学和自然地理学的奠基人,活了98岁,始终评不上院士,却吃尽了政治的苦头?

发布在1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