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了凡VS诺查丹玛斯

明朝有两个思想家,一个是走精英路线的王守仁王阳明),一个是走草根路线的袁黄袁了凡)。有趣的是,袁了凡之父袁仁,与王阳明也有交往。袁黄和袁仁都属于阳明学派,袁黄曾受教于王阳明的弟子王龙溪

袁仁在《嘉禾记》中记述了袁黄于嘉靖十二年十二月十一日(阳历1533年12月26日)诞生之细节:“时嘉靖癸巳岁也。客有朱生永和者,善望气。七月至馀家谓:‘瑞气葱郁,当有善征。’及嘉禾生,朱生复至。馀指谓曰:‘此非所谓吉祥善事耶,尔言验矣。’朱曰:‘庆色方新,更有进於是者。’十二月十一日,生第四子。是日,朱适自云间返,笑谓予曰:‘此足庆矣。’因字之曰‘庆远。’然嘉禾实兆之。爰追纪其颠末。他日儿子有知,当务秋实,毋务春华也。”古人把一禾两穗、两苗共秀、三苗共穗等生长异常的禾苗称为“嘉禾”,以为吉祥之征兆。

在袁了凡的一生中,对他影响最大的人,首先是父亲袁仁。袁仁,浙江嘉善人,以医为业,“博极群书”,天文、地理、历书、兵刑、水利等无不精通,家有藏书两万余卷,是正儿八经的书香世家。袁仁卒于明世宗嘉靖二十五年(公元1546丙午年),此年袁黄才14周岁,但父亲的教诲对于袁了凡的思想之形成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其次是小时候给袁了凡算命的孔先生

袁了凡在《了凡四训》(又名《阴骘录》)中详细记载了他的算命故事:

“余童年丧父,老母命弃举业学医,谓可以养生,可以济人,且习一艺以成名,尔父夙心也。

后余在慈云寺,遇一老者,修髯伟貌,飘飘若仙,余敬礼之。语余曰:‘子仕路中人也,明年即进学,何不读书?’余告以故,并叩老者姓氏里居。曰:‘吾姓孔,云南人也。得邵子皇极数正传,数该传汝。’余引之归,告母。母曰:‘善待之。’试其数,纤悉皆验。余遂启读书之念,谋之表兄沈称,言:‘郁海谷先生,在沈友夫家开馆,我送汝寄学甚便。’余遂礼郁为师。

孔为余起数:县考童生,当十四名;府考七十一名,提学考第九名。明年赴考,三处名数皆合。复为卜终身休咎,言:某年考第几名,某年当补廪,某年当贡,贡后某年,当选四川一大尹,在任三年半,即宜告归。五十三岁八月十四日丑时,当终于正寝,惜无子。余备录而谨记之。

自此以后,凡遇考校,其名数先后,皆不出孔公所悬定者。独算余食廪米九十一石五斗当出贡;及食米七十一石,屠宗师即批准补贡,余窃疑之。后果为署印杨公所驳,直至丁卯年(公元1567年),殷秋溟宗师见余场中备卷,叹曰:‘五策,即五篇奏议也,岂可使博洽淹贯之儒,老于窗下乎!’遂依县申文准贡,连前食米计之,实九十一石五斗也。”

邵子,即北宋著名学者邵雍(谥号康节,世称“邵康节”),这位孔先生得到了邵康节《皇极经世书》的真传,算命技术神乎其神,不但算出袁了凡有做官的命,甚至算准了袁了凡科举考试的名次以及俸禄的准确数字。袁了凡从此对宿命论死心塌地,“余因此益信进退有命,迟速有时,澹然无求矣。”

袁了凡天资聪明,又有家学渊源,而且刻苦用功,但他的科举之路却极不顺利。隆庆三年(1569己巳年),袁了凡再次落第。因孔先生曾预言他考不中进士,而且只能当地方官,“某年当贡,贡后某年,当选四川一大尹”,心高气傲的袁了凡很是泄气。据《警世通言·苏知县罗衫再合》:“那苏云自小攻书,学业淹贯,二十四岁上,一举登科,殿试二甲,除授浙江金华府兰溪县大尹。”可知“四川一大尹”=四川的一个县官。袁了凡以为自己这辈子果然考不上进士,更不可能当上京官了,心灰意冷之际,“访云谷会禅师于栖霞山中,对坐一室,凡三昼夜不瞑目”。南京栖霞寺的云谷禅师,是对袁了凡影响最大的第三个人。

云谷问曰:“凡人所以不得作圣者,只为妄念相缠耳。汝坐三日,不见起一妄念,何也?”
余曰:“吾为孔先生算定,荣辱生死,皆有定数,即要妄想,亦无可妄想。”
云谷笑曰:“我待汝是豪杰,原来只是凡夫。”
问其故?
曰:“人未能无心,终为阴阳所缚,安得无数?但惟凡人有数;极善之人,数固拘他不定;极恶之人,数亦拘他不定。汝二十年来,被他算定,不曾转动一毫,岂非是凡夫?”
余问曰:“然则数可逃乎?”
曰:“命由我作,福自己求。诗书所称,的为明训。我教典中说:‘求富贵得富贵,求男女得男女,求长寿得长寿。’夫妄语乃释迦大戒,诸佛菩萨,岂诳语欺人?”……“易为君子谋,趋吉避凶;若言天命有常,吉何可趋,凶何可避?开章第一义,便说:‘积善之家,必有馀庆。’”

袁了凡遵循云谷禅师的教诲,改过行善,效果立竿见影:“辛巳(公元1581年),生男天启。丙戌(公元1586年)登第,授宝坻知县。”

问题来了,袁了凡果真是通过“改过行善”之手段达到了“改变命运”之目的么?

按他的八字(时辰是我推测的):

公历:1533年12月26日
农历:一五三三年十二月十一日
——–才——官——日元—–印
乾造–癸——甲——-己——-丙—(日空申、酉)
——–巳——子——-卯——-寅
———才—-财—-食—-伤—-比—-劫—-枭
大运-癸亥-壬戌-辛酉-庚申-己未-戊午-丁巳
年份-1543-1553-1563-1573-1583-1593-1603

《造化元钥》:“三冬己土,湿泥寒冻,非丙暖不生,取丙为尊,甲木能参用,不可用癸”。偏偏癸水忌神透干,大运又连续走40年金水运,忌神猖狂,早运必然艰苦。

巧的是,此四柱八字和西方最著名的预言家诺查丹玛斯(拉丁语名:Nostradamus,法语名:Michel de Nostredame)之命造有点相似:

公历:1503年12月14日
农历:一五○三年十一月廿六日
———才——官—–日元
乾造–癸——甲——-己—-(日空午、未)
———亥——子——-丑
———才—-财—-食—-伤—-比—-劫
大运-癸亥-壬戌-辛酉-庚申-己未-戊午
年份-1509-1519-1529-1539-1549-1559

诺查丹玛斯,原名米歇尔·德·诺特达姆,于1503年12月14日出生在法国普罗旺斯,犹太裔,精通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以四行诗写成预言集《百诗集》(Les Propheties,The Prophecies,别名《诸世纪》)。《诸世纪》之于西方预言界,犹如《推背图》之于东方预言界。

诺查丹玛斯与袁了凡的生平存在诸多相似之处:首先,他们从小就表现出过人的天赋,都是著名的神童;其次,他们都有家学渊源,且都有医学、玄学、宗教的学术背景,袁了凡差点就子承父业当医生去了,诺查丹玛斯干脆就是一个拥有博士学位的职业医生。最有趣的是,他俩都写了一本流传甚广的书。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是西方除《圣经》之外最畅销的著作,而袁了凡的《了凡四训》在中国民间几乎是人手一本。

 

诺查丹玛斯和袁了凡的大运走势一样,己未运之前都是霉运。不过,袁了凡的金水运只是不得志而已,诺查丹玛斯的金水运则极艰苦,经常过着飘泊不定的游医生涯,甚至被法庭和教会两股势力迫害,以致背井离乡,这显然因为袁了凡的年支=巳,暗藏丙火喜用神,而诺查丹玛斯的地支=亥子丑,会成北方水局,忌神太凶猛了。

孔先生曾预测袁了凡寿终于“五十三岁八月十四日丑时”,但是,袁了凡在54岁那年(万历十四年,1586丙戌)却考中了进士,万历十六年授宝坻知县(正七品),万历二十年(1592壬辰)升任兵部职方司主事(兵部职方司,全称“职方清吏司”,是明清兵部四司之一,主事=正六品官)。这些升官发财的好事,都发生于己未、戊午运之中,显然因为大运走到火、土之旺地,印比帮身之故。身弱财多之命,最喜走比劫运,财旺用劫也。

至于诺查丹玛斯,从1550庚戌年起,每年都要编制一套年历。1554甲寅年之后,诺查丹玛斯开始出版预言集。1555乙卯年,当他未完成的预言集公开出版后,诺查丹玛斯在法国乃至欧洲名声大震,众多社会名流甚至恳求诺查丹玛斯收其为弟子,专门研习占星术与天文学。和袁了凡类似,诺查丹玛斯名利双收的好事也都发生于己未、戊午运之中,无非也是喜用神到位之故。

孔先生当年批算袁了凡的八字,前面的事情算得太准确,偏偏把袁最在乎的进士出身、官位、子息和寿元都算错了,以致影响了袁了凡对命理预测的信心。

其实,这种正官格八字,官星有根基,又有旺财生官,恰如《滴天髓》所谓“官星有理会”,本为贵命。辛酉、庚申运,金克木,官星受伤,因此仕途坎坷。此外,男命以官杀为子女,官星既然得力,除非时柱有严重的刑克,否则不可能无后。袁了凡和诺查丹玛斯的子女数目不详,但最少都有一个儿子传宗接代,可见命理不余欺也

发布在名人命盘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