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李隆基VS巴沙尔·阿萨德

1965年9月11日,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ssad)出生于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其父是统治了叙利亚近30年的“中东雄狮”哈菲兹·阿萨德(Hafiz Assad)。

阿萨德家族是阿拉维穆斯林的少数派,阿拉维派广义上属于什叶派,又称为努赛里耶派(Nusairiyya)。阿拉维派只占叙利亚人口的一成左右,但实力雄厚,是叙利亚的权贵阶层。1966年,以复兴党领导人萨拉赫·贾迪德(Salah Jadid)为首的阿拉维派将领发动政变,确立了阿拉维派在叙利亚的统治地位。阿拉维派比较世俗和开放包容,很不“清真”,和当地的基督教徒以及德鲁兹人等派系长期被正统的逊尼派穆斯林视为异端和异教徒。或许是惺惺相惜,或许是同病相怜,反正这些世俗主义者报团取暖,构成了叙利亚政府军的基本面。阿拉维派和逊尼派之间的冲突,也是叙利亚内乱的根源之一。

阿萨德在阿拉伯语中意为“狮子”,传说哈菲兹的祖父曾经和一个趾高气扬的土耳其大力士比武,结果哈菲兹的祖父把这个大力士摔倒在地上,围观的村民同声高呼“阿萨德!阿萨德!”从此以后,阿萨德这个词便成为阿萨德家族的姓氏,而家族原来的姓氏却被遗忘了。哈菲兹继承了祖父的血性,后来加入叙利亚空军,当上了战斗机驾驶员,于1956年驾驶“流星”战斗机击落英国皇家空军的“堪培拉”侦察机,成为战斗英雄,从此官运亨通。1966年,哈菲兹任国防部长兼空军司令;1970年通过一场名为“纠正运动”的政变,开启了阿萨德家族对叙利亚的统治,自任复兴党总书记、政府总理兼国防部长;1971年当选总统,四次连任,直至2000年因心脏病死于任内。

哈菲兹·阿萨德共有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阿萨德是次子,他原来无意仕途,只希望安静地当一名称职的眼科医生。但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哈菲兹最小的弟弟里法特·阿萨德(Rifat Assad)曾是哈菲兹的得力助手,长期担任大马士革卫戍区司令,被认为是哈菲兹最可能的接班人。但他太过猴急,竟然试图发动政变把哈菲兹赶下台,因此被放逐国外,果然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哈菲兹的长子巴西勒·阿萨德(Bassel Assad)本是哈菲兹心目中最理想的接班人,可惜巴西勒在1994年的一次车祸中不幸身亡。因此,叙利亚总统这个重任历史性地落在了巴沙尔的肩上。

前排是哈菲兹·阿萨德和妻子;后排从左到右依次是哈菲兹的4子1女:老三迈哈尔、老二巴沙尔、老大巴西勒、老四马加德布什拉

哈菲兹之于叙利亚,是一个“教父”般的人物,而巴沙尔的接班过程,竟然神似电影《教父》的情节,冥冥之中仿佛有点宿命的味道。据媒体报道,巴西勒死后,哈菲兹急电正在英国的巴沙尔回国。在电话里,哈菲兹语气严厉:“你必须继承哥哥的道路。”放下电话后,哈菲兹又对周围的亲信说:“总统继承人除了巴沙尔,别无他人。”然后,哈菲兹将朝中有野心的老臣逐一铲除,再任命同属阿拉维派、且与巴沙尔关系密切的人为军队高官,为巴沙尔的接班铺平了道路。

巴沙尔·阿萨德八字的前三柱如下:

公历:1965年9月11日
农历:乙巳年八月十六日
———–正官—–正官—-日主
乾造:—-乙——-乙——-戊—-(戌亥空)
————-巳——-酉——-辰
———-七杀–正财–偏财–伤官–食神–劫财–比肩–正印
大运:-甲申–癸未–壬午–辛巳–庚辰–己卯–戊寅–丁丑
始于:1966–1976–1986–1996–2006–2016–2026–2036

戊土生于仲秋,旺金泄土之气,戊土弱极。书云:“土得金火,方成大器”,四柱八字乃至大运流年必须有火,否则寒土毫无生气。戊土得禄于巳,巳藏丙火用神,祖荫必然深厚。大运也颇顺当,巳、午、未=南方火地,所以2006年之前的人生道路一帆风顺。2000年哈菲兹·阿萨德去世后,叙利亚议会立即将宪法规定的总统年龄下限从40岁调低到34岁,从而使得巴沙尔顺利当选叙利亚总统。

2011年,叙利亚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巴沙尔·阿萨德及其政府面临严重的执政危机。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谈话称,“叙利亚危机最好解决办法就是巴沙尔下台”。各种反叙势力借机揭竿而起,叛军攻城略地,叙政府高官叛逃,忠于巴沙尔的核心成员被炸身亡,“伊斯兰国”渗透坐大,库尔德人自立门户,叙利亚因这场血腥冲突而四分五裂,巴沙尔事实上沦为叙利亚的一个军阀。战争初期,叙政府军节节败退,首都大马士革一度岌岌可危,巴沙尔政权实际控制的区域一度仅占叙国土面积的20%左右,其处境真可谓水深火热、四面楚歌。西方媒体曾预言他将步卡扎菲穆巴拉克等中东强人的后尘,被推翻,甚至被打死。因大运庚辰与月柱乙酉,庚乙合、辰酉合,必然化金,大运缺火,忌神无制。

巴沙尔的八字与唐玄宗李隆基之造有几分相似:

公历:685年9月8日
农历:六八五年八月初五日
——–官——官—–日元——劫
乾造–乙——乙——-戊——-己–(日空申、酉)
——–酉——酉——-寅——-未
———-杀—-财—-才—-伤—-食—-劫—-比—-印
大运–甲申-癸未-壬午-辛巳-庚辰-己卯-戊寅-丁丑
年份—686–696–706–716–726–736–746–756

唐玄宗的生日确凿无疑,据《旧唐书·本纪第九》:“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讳隆基,睿宗第三子也,母曰昭成顺圣皇后窦氏。垂拱元年秋八月戊寅,生于东都。性英断多艺,尤知音律,善八分书。仪范伟丽,有非常之表。”另据《册府元龟·卷二·帝王部·诞圣》:“玄宗以垂拱元年八月五日生於东都。”至于己未时,则是白洋的推测

有趣的是,唐玄宗李隆基与巴沙尔·阿萨德的人生经历也存在颇多相似之处,堪称“难兄难弟”:

1、李隆基与巴沙尔都是“皇二代”,但都不是长子,而且在他们掌权之前都有一个“太子”死于非命。

如前所述,巴沙尔的哥哥巴西勒,既是嫡子又是长子,是命中注定的叙利亚“太子”,可惜只活了32岁。

而李隆基的身世比较复杂一点,在他之前曾经存在两个皇太子,一个是文明元年(684甲申年)被立为皇太子的唐睿宗李旦之嫡长子李宪(原名李成器),另一个是神龙二年(706丙午年)被立为皇太子的唐中宗李显之第三子李重俊。神龙三年(707丁未年)七月,李重俊与李多祚等人发动兵变,诛杀武三思武崇训父子,然后攻打宫城,意图杀死韦皇后等人,却受阻于玄武门外,最终兵败被杀,史称“景龙政变”。而李旦重新即位后,与大臣议立太子。按嫡长子继承制度,长子李成器应为太子,但李成器坚决辞让:“储副者,天下之公器,时平则先嫡长,国难则归有功。若失其宜,海内失望,非社稷之福。”李旦于是顺水推舟,立李隆基为太子。

2、李隆基与巴沙尔都经历过宫廷斗争。

巴沙尔的亲叔叔里法特被放逐国外后,多年来在巴黎和伦敦居住,尽管远离叙利亚,但他一直和反叙势力勾结在一起,一心要重新回到叙利亚的权力中心。一直窥视着总统宝座的里法特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的侄子巴沙尔应该尽快辞职”。在谈到叙利亚国家权力应该交给什么人这个关键问题时,里法特说出了心里话:“国家权力可以由我本人管理,也可以是阿萨德家族内其他人接管政权。”

至于李隆基的登基过程,就残忍得多了,堪称“最是无情帝王家”。壬午运之710庚戌年六月,李隆基发动“唐隆政变”,先诛杀韦后党羽,再引兵杀入内宫,把韦后、上官婉儿等人统统杀死,并全城捕杀韦氏集团人员,凡身高超过马鞭的男性皆处死。713癸丑年,李隆基发动“先天政变”,先把太平公主的党羽诛杀殆尽,再赐死太平公主。唐玄宗从此大权在握,并改年号为“开元”。

巴沙尔被亲叔叔苦苦相逼,李隆基则习惯了先发制人,甚至一次杀死三个儿子。开元二十五年(737丁丑年),武惠妃诬告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光王李琚三兄弟兵变,李隆基不分青红皂白,将李瑛、李瑶、李琚全部废为庶人并赐死。虎毒不食儿,可见李隆基比老虎还狠心。

3、他们在执政初期都曾奋发有为。

巴沙尔就任叙利亚总统后,曾大刀阔斧进行改革,比如打击贪污腐败,吸引外资,推广互联网等,给沉闷守旧的政坛带来一股清新之风,一度被誉为“大马士革之春”。可惜,因叙利亚的历史遗留问题太多,积重难返,叙利亚的改革很快陷入停滞。2011年,席卷西亚北非的政治动荡波及叙利亚,“大马士革之春”遭遇了“倒春寒”,落了个虎头蛇尾。

而唐朝在唐玄宗的治理下出现了“开元盛世”或称“开元之治”,时间起于713癸丑年,终于741辛巳年,时间长达三十年之久。这与其说是因为李隆基的治国才能比巴沙尔高,不如说是因为李隆基的运气更好,因李隆基生于戊寅日,火力更强,且在午运就登上了皇位,而巴沙尔在火运之末期仓促接班,历史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叙利亚是典型的“三高”国家:高出生率、高失业率、高贫困率。随着20世纪80年代生育高峰期出生的人口步入劳动力市场,叙利亚的失业率居高不下,2011年叙利亚的失业率高达30%。2006-2011年,叙利亚约60%的土地遭受严重干旱,80万农牧民生计无着,可见老天爷也不给巴沙尔面子。

4、他们都娶了一个著名的美女为妻。

武惠妃害死李瑛、李瑶、李琚兄弟三人后,经常看见三人的鬼魂作怪,“怖而成疾,巫者祈请弥月,不痊而殒。”武惠妃病死后,李隆基寝食不安。他听说武惠妃的儿子、寿王李瑁的妃子杨玉环美貌绝伦,艳丽无双,竟然不顾伦理道德,将杨玉环据为己有。天宝四载(745年)八月,李隆基册封杨玉环为贵妃。因杨贵妃受宠,唐代的女人居然以肥为荣。

至于叙利亚第一夫人阿斯玛·阿萨德(Asma Assad),集美貌与才智于一身,被誉为“东方的戴安娜王妃”。尽管她属于逊尼派,着装打扮却绝不保守:她不像其他阿拉伯妇人一样以纱遮面,还会在公共场合穿牛仔裤。在阿拉伯世界,阿斯玛被“新女性”视为时尚偶像。

5、李隆基、巴沙尔都遭下属叛变,都经历了“七年抗战”,国力都由盛转衰。

唐天宝十四载十一月初九(755乙未年12月16日),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的安禄山,以“忧国之危”、奉密诏讨伐杨国忠为借口,在范阳起兵,因叛军的指挥官以安禄山、史思明二人为首脑,史称“安史之乱”。同年十二月十二日,叛军攻入洛阳。

北宋文学家李格非李清照之父)在《洛阳名园记》中说:“天下当无事则已,有事,则洛阳先受兵。予故尝曰:‘洛阳之盛衰,天下治乱之候也。’”这句话如果用于大马士革,也很贴切。在阿拉伯世界,有这样一个说法:“人间若有天堂,大马士革必在其中。天堂若在空中,大马士革与之齐名”,叙利亚拥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旅游资源,是中东的人间天堂。问题是,叙利亚位于地中海东岸,北与土耳其接壤,东边是伊拉克,南部毗连约旦,西南与黎巴嫩、以色列为邻,国界线犬牙交错,在地缘政治中注定是兵家必争之地。

在内战的硝烟中,巴沙尔挺过了七年。七年战乱导致叙利亚山河破碎、生灵涂炭,叙利亚约有两千万人口,一半平民流离失所沦为难民。至于安史之乱,历时七年又两个月,于763年2月17日宣告结束,整个黄河中下游,满目苍夷,一片荒凉。杜甫有诗曰:“寂寞天宝后,园庐但蒿藜,我里百余家,世乱各东西”。

6、大唐和叙利亚都曾借兵平叛。

眼看政权风雨飘摇,巴沙尔求助于老朋友——普京。2015年9月,应巴沙尔政府邀请,俄罗斯开始对叙利亚的反政府武装进行军事打击,很快就帮助叙政府军扭转了战场的不利局面。在俄军的强势助攻下,叙政府军在国内战场捷报频传,彻底击溃“伊斯兰国”势力。

至于平定“安史之乱”的功臣,首推郭子仪李光弼,其实,借来回纥兵的仆固怀恩,也是一个关键人物。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唐肃宗请求回纥可汗出兵收复长安的代价令人咋舌:“克城之日,土地、士庶归唐,金帛、子女皆归回纥”。

发布在名人命盘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