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不可泄漏

天机这个词,本指个人的“天赋”,典故源自《庄子·大宗师》:“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也就是说,耽溺于欲望的人,根器必然浅薄。后来天机之词义发生变化,泛指“机关、机密、秘密”,比如陆游《醉中草书因戏作此诗》:“稚子问翁新悟处,欲言直恐泄天机。”又如《红楼梦》第十三回,秦氏道:“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此时若不早为后虑,临期只恐后悔无益了。”凤姐忙问:“有何喜事?”秦氏道:“天机不可泄漏。只是我与婶子好了一场,临别赠你两句话,须要记着。”因念道:“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

民间有种说法,泄露了天机,就会遭报应,受天谴。很多研究命理之人到了一定的阶段就裹足不前,无法突破瓶颈,一半是因为慧根不足,一半是因为怕“遭天谴”而有所顾虑,《列子˙说符》:“察见渊鱼者不祥,智料隐匿者有殃。”当然白洋我是不信这个邪的,否则早就封笔了。

难道是因为白洋的胆子特别肥?当然不是的,只因我对于“天机不可泄漏”别有解释。

《周易》:“《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材之道也。”《三字经》:“三才者,天地人。”按白洋的理解,天道=天机、天理、天意,是宇宙运动变化的基本规律;地道=物理,是物质运行的基本规律;人道=为人之道,亦即人情世故。命理乃研究“人道”之学问,风水为研究“人道”与“地道”相处之学问,《推背图》这种谣谶才是为了破解所谓“天道”而写作。除非推算帝王之命,否则根本不涉及“天机”。

天道作为至高无上、主宰众生的最高规则,假如被恶意“剧透”,往往引发混乱,甚至导致不可控制之局面。《管子·霸言》:“立政出令,用人道;施爵禄,用地道;举大事,用天道。”假如每天都“举大事”,那就天下大乱了。所以老天爷故意“留一手”,不轻易泄露天意。

传说,唐太宗李世民李淳风、袁天罡推算大唐国运。李淳风写诗,袁天罡画图,不亦乐乎。没想到李淳风算上了瘾,一发不可收拾,竟推算到了唐以后中国2000多年的命运,直到袁天罡推他的背,说道:“天机不可再泄,还是回去休息吧”,因此这本预言书得名《推背图》。

邵雍之《梅花诗》、刘伯温之《烧饼歌》以及诸葛亮之《马前课》都很有名,但都不如《推背图》创作之严谨、思维之缜密、应验之神奇,《推背图》因此名列“中国古代四大预言奇书”之首。西方也有类似的预言,比如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Nostradamus)之《诸世纪》,以及《圣经密码》,但在图文并茂的《推背图》面前,它们简直不能被称为“书”。

研究“人道”,偶然会惹来杀身之祸,比如《清稗类钞》记载的一个故事:“顾鹤鸣,常州人,善相人术。在吴越间,所至倾动,久着声称。嘉庆乙亥客沪,下榻豫园,言人祸福,率多奇中。有无赖子陶奇山者,一日亦往相。顾言其面某部位隐起杀纹,直透眉际,将遭狱讼之厄,且云不出三日,若不验,此后亦不再相人矣。其言过切直,触陶怒,突起挥一拳,不意适中要害,随击而毙。邻人系陶送县,狱成,果拟抵。”

顾鹤鸣相人毙命,因犯了“人道”。假如“地道”欠安,比如“风水”纠纷引发宗族械斗,导致社会局部动荡,类似事件在晚清此起彼伏,但这种冲突终究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不至于波及全国。假如以谣谶为号召,蛊惑人心,比如“始皇死而地分”,可能导致极其严重的后果。如拜占庭帝国之灭亡,星象、预言导致守城军民士气衰落,成为压垮帝国脊梁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拜占庭,一个古老的预言曾经被广泛传播,并在帝国灭亡之时得到验证:东罗马帝国的开国皇帝是海伦娜之子君士坦丁一世,末代皇帝也将是海伦娜之子君士坦丁,果真拜占庭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的母亲也叫海伦娜!

这个故事与《清稗类钞》记载之《摄政王问卜》颇有“似曾相识”之感:

“摄政王多尔衮入关时,途遇一卜者,叩以吉凶。卜者曰:‘吉,但恐不终。’问其故,曰:‘得之者摄政王,失之者亦摄政王也。’王曰:‘岂自我得之,自我失之乎?’卜者曰:‘后自有验。’王曰:‘究竟天下是谁?’则又曰:‘寡妇孤儿得之,寡妇孤儿失之。’王曰:‘岂非我所有乎?’乃识其言。故至燕,既逐李自成,即迎世祖母子入京,意谓天命有在,且恐不能终局,欲以寡妇孤儿当其谶也。王本有自取之意,至是,竟让大位而不居。迨宣统辛亥十二月,载沣方以摄政王当国,隆裕后率宣统帝逊位,盖亦寡妇孤儿也。”

拜占庭人特别迷信占星术和预言,天象常被用来解释皇位的变动和国运的兴衰。1453年5月,在土耳其军队围攻君士坦丁堡的战役中,星象学家曾预言说,“君士坦丁皇帝将不会战败,除非满月有特别的预兆”。5月22日,夜空中出现月食,满月的形状变成了新月(伊斯兰教的象征)。第二天傍晚日落时,圣索非亚大教堂的巨大圆顶散发红光,仿佛弥漫着不断上升的血浪。这些奇异的天象,加上那个古老的预言,被士气低落的东罗马帝国军民理解为帝国即将灭亡的预兆,导致他们丧失斗志,无心守城。1453年5月29日,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二世率军攻入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东罗马帝国正式灭亡。

阴阳家认为,天道和人道是相互感应的,占星术士依据天体的运行推测世间人事的吉凶祸福,董仲舒因此提出“天人感应”学说。但《推背图》中所有的图像、谶语和颂诗都是根据《周易》演绎而来,和“天人感应”不是一个套路。问题是,《推背图》真有那么神奇?比如第三十四象,居然“准确”预言了太平天国

谶曰:
头有发衣怕白
太平时王杀王

颂曰:
太平又见血花飞
五色章成里外衣
洪水滔天苗不秀
中原曾见梦全非

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不信!

岳飞之孙、岳霖之子岳珂,在《桯史》中提到了《推背图》:

○艺祖禁谶书

唐李淳风作《推背图》。五季之乱,王侯崛起,人有倅心,故其学益炽。闭口张弓之谶,吴越至以遍名其子,而不知兆昭武基命之烈也。宋兴受命之符,尤为著明。艺祖即位,始诏禁谶书,惧其惑民志以繁刑辟。然图传已数百年,民间多有藏本,不复可收拾,有司患之。一日,赵韩王以开封具狱奏,因言犯者至众,不可胜诛。上曰:“不必多禁,正当混之耳。”乃命取旧本,自己验之外,皆紊其次第而杂书之,凡为百本,使与存者并行。于是传者懵其先后,莫知其孰讹;间有存者,不复验,亦弃弗藏矣。《国朝会要》太平兴国元年十一月,诸州解到习天文人,以能者补灵台,谬者悉黥流海岛,盖亦障其流,不得不然也。

假作真时真亦假,宋太宗以“鱼目混珠”之法,制作一百多种伪本,轻松浇灭了草民对于《推背图》的信心。谁想到,明末清初的金圣叹,本来擅长扶乩,或许是“艺高人胆大”,意欲破解“天机”,竟将人为打乱的《推背图》复原,隆重推出“金圣叹批注版《推背图》”。

《推背图》至少有六个版本,金圣叹批注版一纸风行,泛滥至今。可惜,金圣叹并没有因为这个书而名利双收。顺治十八年(1661辛丑年),苏州发生了“抗粮哭庙”案,金圣叹等十八人被判死罪,于七月十三日立秋被斩首。

金圣叹生于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戊申年)三月初三,八字如下:

公历:1608年4月17日
农历:一六○八年三月初三日

——–枭—-杀—-日元
乾造–戊—-丙—–庚 —-(日空午、未)
——–申—-辰—–寅

——–官—-枭—-印—-比—-劫
大运-丁巳-戊午-己未-庚申-辛酉
年份-1614-1624-1634-1644-1654

金圣叹和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之八字类似,廖生于光绪四年三月初十日巳时,八字如下:

公历:1878年4月12日
农历:一八七八年三月初十日

———枭—-杀—日元—-劫
乾造–戊—-丙—–庚—–辛—(日空子、丑)
——–寅—-辰—–申—–巳

——–官—-枭—-印—-比
大运-丁巳-戊午-己未-庚申
年份-1886-1896-1906-1916

廖仲恺死于庚申运的最后一年,而金圣叹死于辛酉运。白洋未推金圣叹之生辰,但他显然死于“官杀克比劫”,与谭嗣同之造看法类似:

公历:1865年3月10日
农历:一八六五年二月十三日

——–杀—-比—-日元—-比
乾造–乙—-己—–己—–己—(日空申、酉)
——–丑—-卯—–卯—–巳

——–劫—-枭—-印—-杀
大运-戊寅-丁丑-丙子-乙亥
年份-1866-1876-1886-1896

这种官杀林立且为忌神的八字,只喜走印运,书云:“众煞混行,一仁可化一煞”。不可再走比劫运或官杀运,干支构成战局则凶。

1898戊戌年9月28日,清廷发上谕:“康广仁、杨深秀、杨锐、林旭、谭嗣同、刘光第等大逆不道,着即处斩”,“大逆不道”之罪名后来被具体化,所谓“康有为之弟康广仁及御史杨深秀、军机章京谭嗣同、林旭、杨锐、刘光第等,实系与康有为结党,隐图煽惑”云云。金圣叹则是被江苏巡抚朱国治冠以“摇动人心倡乱,殊于国法”之罪。金圣叹、谭嗣同的“罪名”,字眼虽有出入,实质都是被清政府按“聚众谋反”处斩。

发布在名人命盘, 易学探讨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