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康安与“福色”

中国民间有一个奇怪的习俗:每逢本命年必穿红内衣、系红腰带、各种饰物也系上红丝绳,号称能“趋吉避邪”。有人说,这源自大汉民族对于红色的崇拜与敬仰。

受阴阳五行说影响的中国人,自古以来把玄(黑)色和黄色认为是天地之色。《千字文》的第一句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天地玄黄”出自《易经》:“夫玄黄者,天地之杂也,天玄而地黄。”帝王自称受命于天,所谓“天子”,是秉承上天的意志而统治天下,以“天意”为执政之合法性背书,于是黄色逐渐成为皇室的专用颜色。

然后出现了一个问题:既然帝王乃“天子”,为何还有改朝换代的必要?邹衍创立的“五德终始说”,在客观上为君王统一天下提供了理论依据。

秦始皇定秦为水德,色尚黑。不过,秦灭六国,只是在形式上结束了诸侯争霸的局面。到了汉朝,刘邦采用“清静无为”的黄老之学作为基本国策,凝聚了人心,使四分五裂的中国真正统一起来,从此拉开“大一统”之序幕。再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汉武帝终于从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真正实现了大一统。两千多年来,中国人一直自称“汉人”,因为中国人天下国家的意识形成于汉朝。

汉高祖像

不过,被附会为“赤帝子”的刘邦,生前其实依然穿着和秦始皇同样色调的黑袍,而汉文帝是中国历史上有史可考的第一位“黄袍加身”的皇帝(有趣的是,汉文帝还是最早穿红色龙袍的皇帝)。刘秀掌权之后,正式确定以火为德,崇尚红色,汉族、汉朝、红色从此三位一体。

只是,本命年穿红内衣这种民俗在命理典籍中终究找不到理论依据,顶多算是一种心理暗示。而红色最终被民间普遍认为是“吉利色、幸运色”,与乾隆年间的天之骄子——福康安,存在莫大关系。

努尔哈赤次子礼亲王代善之第六世孙昭梿,无意于仕途,专心研究文史。昭梿身后留下《啸亭杂录》十卷,《续录》五卷,书中记载了大量清朝典故、满族习俗和贵族官员的遗闻轶事。《啸亭续录》记载了福文襄王(福康安死后被乾隆帝追封为“嘉勇郡王”,谥号“文襄”)以及“福色”之典故,全文如下:

“服饰沿革:
国初尚沿明制,套褂有用红绿组绣者,先良亲王有月白绣花褂,先恭王少时犹及见之。
今吉服用绀,素服用青,无他色矣。
花样,康熙朝有“富贵不断”、“江山万代”、“历元五福”诸名目。
又有暗纹蟒服,如宫制蟒袍而却组绣者,余少时犹服之。
袍褂皆用密线缝纫,行列如绘,谓之实行,袖间皆用熨折如线,满名为“赫特赫”。
今惟蟒袍尚用之,他服则无矣。
又燕居无着行衣者,自傅文忠征金川归,喜其便捷,名“得胜褂”,今无论男女燕服皆着之矣。
色料初尚天蓝,乾隆中尚玫瑰紫,末年福文襄王好着深绛色,人争效之,谓之“福色”。
近年尚泥金色,又尚浅灰色。
夏日纱服皆尚棕色,无贵贱皆服之。
亵服初尚白色,近日尚玉色。
又有油绿色,国初皆衣之,尚沿前代绿袍之义。
纯皇帝恶其黯然近青色,禁之,近世无知者矣。
近日优伶辈皆用青色倭缎、漳绒等缘衣边间,如古深衣然,以为美饰。
奴隶辈皆以红白鹿革为背子,士大夫尚无服者,皆一时所尚之不同也。”

傅文忠即富察·傅恒,福康安乃其第三子。乾隆十三年(1748年),傅恒督师指挥大金川之战,降服莎罗奔父子。徐珂在《清稗类钞·服饰·对襟马褂》中引用《啸亭续录》之原文并对“得胜褂”做了解释:“得胜褂,为马褂之一种。对襟方袖。初仅用之於行装,俗称对襟马褂。傅文忠征金川归,喜其便捷,平时常服之,名曰得胜褂。由是遂为燕居之服。”所谓“燕居之服”,即家常便服。

樱桃红

乾隆执政初期,朝野上下流行天蓝色。但潮流像流感,说变就变,乾隆中期,玫瑰紫色慢慢流行起来。随着福康安日甚一日的受宠,成为朝廷之上炙手可热的大红人,而福康安最喜欢的深绛色(《说文》:绛,大赤也)被时人争相效仿,谓之“福色”。深红色忽然成为乾隆末年最时尚的色调,因“福”字一语双关,大伙儿无非是想沾点福气吧!

另据李斗《扬州画舫录》载:“多子街即缎子街,两畔皆缎铺。扬郡着衣,尚为新样,十数年前,缎用八团。后变为大洋莲、拱璧兰颜色,在前尚三蓝、朱、墨、库灰、泥金黄,近用膏粱红、樱桃红,谓之‘福色’,以福大将军征台匪时过扬着此色也。”高粱红、樱桃红与山丹花花开时的颜色接近,所谓“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e8%97%8f%e4%bc%a0%e4%bd%9b%e6%95%99

不过,有人考证指出,福康安偏爱的“深绛色”,其实更接近藏传佛教宁玛派(俗称“红教”)僧人所穿袈裟之颜色,因福康安曾被乾隆撵去雍和宫,当了几年小喇嘛。他固执地采用深绛色为衣服之基调,或许也是一种不能忘却的纪念。

有趣的是,福康安之八字,乃是“炎上格”。

公历:1754年8月6日
农历:一七五四年六月十八日

——–枭—-财—-日元—印
乾造–甲—-辛—–丙—–乙—-(日空戌、亥)
——–戌—-未—–寅—–未

——–杀—-官—-枭—-印—-比
大运-壬申-癸酉-甲戌-乙亥-丙子
年份-1754-1764-1774-1784-1794

《渊海子平》论“炎上格”:

“且如丙丁二日,见寅午戌全或巳午未全亦是。但忌水乡金地,喜行东方运,怕冲,要身旺,岁运同。炎上者,火之势急,又得火局,浑然成势。火为文明之象,值此者当为朱紫之贵,非寻常之命也。张太保:乙未、辛巳、丙午、甲午。”

《尚书·洪范》:“火曰炎上。”福康安八字喜火,穿红袍可以增强其运气。假如某人的八字忌火,再穿红衣,恐怕反招灾,所谓东施效颦也。

发布在易学探讨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