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树声VS马新贻

《清史稿·列传二百十三》评马新贻:“马新贻、李宗羲皆以循吏赞画军事,擢任大籓,治绩卓著。”大籓,古代指比较重要的州郡一级的行政区。总管江苏(含今上海市)、安徽和江西三省的军民政务,官居从一品的两江总督,堪称“大籓”。

1868戊辰年(清同治七年)八月,马新贻任两江总督。在他之前,因清廷任命曾国藩为钦差大臣,北上督师剿捻,李鸿章以江苏巡抚署理两江总督。署理,暂时代理也。1870庚午年(清同治九年)七月二十六日,马新贻遭张汶祥行刺身亡,曾国藩再任两江总督。之后,何璟、张树声、李宗羲先后接任两江总督。《清史稿》对李宗羲的评价甚高——“宗羲谏园工,筹海防,建言远大”,可惜白洋暂时没找到他的生辰八字。不过,《造化元钥》收录有张树声的八字,排出其紫微斗数命盘,竟然和马新贻之造类似,倒是值得分析一下。

张树声的紫微斗数命盘

张树声的紫微斗数命盘

马新贻、张树声都是因为镇压太平天国的军功而扶摇直上,不过,马新贻原是进士,张树声却是跟随其父张荫榖搞团练起家。有趣的是,文人马新贻并无著作流传于世,而武将张树声却有《张靖达公奏议》八卷、《张靖达公杂著》一卷、《庐阳三贤集》等遗著。张树声之命盘,坐贵向贵,“天魁天钺盖世文章”,果不其然。

马新贻大限逆行,张树声大限顺行,然而,两人的重要流年仍然可以互为镜鉴。

1853年(咸丰三年),马新贻任合肥知县,随钦差大臣袁甲三率兵镇压太平军,这是他投笔从戎的起点。由于平定太平军有功,马新贻升庐州知府。

同年,张树声与父亲张荫榖及弟弟张树珊、张树屏等人兴办团练,对抗太平军,张树声被授知府衔。

马新贻、张树声的1853(癸丑)年之流年命宫,都是紫微+破军(大限、流年化禄),都会到了左辅、右弼,所谓“紫微辅弼同宫,一呼百诺居上品”。流年官禄宫都是廉贞+贪狼(大限、流年化忌),表示“无心插柳柳成荫”。打太平军本是为了保命,谁想到打出了一片新天地,打通了仕途的上升空间。

1862壬戌年,马新贻、张树声的流年田宅宫主星都是紫微(流年化权)+破军+天相,表示“更换合伙人、资产重组”。

此年,曾国藩的湘军大败,无力分兵援沪,因此命当时为其幕僚的李鸿章招募两淮营勇,组建“淮军”。李鸿章奉命而去,召集刘铭传、潘鼎新、吴长庆等团练首领,张树声率领的队伍被编为“树”字营。

同年,马新贻署庐州、凤阳、颍川兵备道,随安徽巡抚唐训方巡视蒙城、亳州,也是忙着招兵买马。

之后几年,马新贻、张树声都辗转各地,官都越做越大。

马新贻的仕途止步于1870庚午年,主要是因为大限命宫和大限官禄宫之星情都太弱了。大限命宫主星天府,空劫二曜,一躔命宫,一躔事业宫,府库空露。大限官禄宫主星天相,为辅臣,本不适合当一把手,却摊上了两江总督这个肥缺;天相会到地空、地劫,再被文昌化忌和天梁组成特殊的“刑忌夹印”,受人排挤之象十分明显。天相+火星=半途而废,假如马新贻懂得急流勇退之道,挂冠而去,或许不会挨一刀。

1870年的张树声,是在廉贪大限之中,口诀曰:“(廉贪)见辅佐诸曜,则气质优雅,儒将风流,军政界可出人头地。”空劫守大限命宫,表示六亲不聚,飘流四海,弃祖离家。

歌曰:“劫空为害最愁人,才智英雄误一身,只好为僧并学术,堆金积玉也须贫。”《骨髓赋》:“生逢天空(应是“地空”)犹如半天折翅,命中遇劫恰如浪里行船。”注文云:“命宫值地空坐守,作平常之论,尤恐中年跌剥,倘贵发必主凶亡。命宫遇地劫坐守,作平常论,不聚财。”也就是说,命宫有地空则不宜求“贵”,有地劫则不宜求“富”,倘富贵双全,恐怕中途忽生挫败。当然,单星论命,不足为凭,必须结合主星而论。马新贻的紫斗盘,空劫分别和府相同度,偏偏天府、天相都是求稳的星曜,最怕与空劫同宫。

发布在名人命盘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