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重格局,紫斗重配置

“格局”,本来是一个中性词,可以是吉格,也可能是凶局。八字本质是一门“成功学”,《周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前人在正财格、偏财格、正官格、七杀格、正印格、偏印格、食神格、伤官格这“八格”之外还搜罗了众多“外格 ”,比如曲直格炎上格从革格六阴朝阳格……不是玩弄文字游戏,而是探求成功的规律。《十干从化定诀》:“凡看八字,先明从化为本。从化不成,方论财官。财官无取,方论格局。非格非局,无足论矣。若从化成格成局,必为富贵之命。”

创作四柱八字的前辈高人,苦心孤诣设计命理规则,是为了筛选人才。四柱八字反映儒家的世界观,主张积极入世。在他们看来,有所作为之人,才是“好”命格;“非格非局”之命,注定不成大器,没必要深入研究。

隋唐之后、清朝之前的术数高手,多是社会精英。比如《五行大义》的作者萧吉,是隋文帝和隋炀帝的宠臣;李淳风和袁天罡都是唐朝“国师”;韩愈写《三星行》,抱怨身宫入摩羯,其实他混的真不错了;北宋的苏轼蔡绦,南宋的文天祥,谈起命理,头头是道;万民英官至副省部级;《命理约言》的作者陈素庵(陈之遴),官至弘文院大学士加少保兼太子太保。他们借职务之便,把帝王将相的生辰八字一网打尽,市井小民之命则难得入他们的法眼。清朝之后,四柱命理越来越接地气,主要是因为命理师的地位大大下降了,为稻粱谋,不得不去研究各种琐碎问题。

口诀曰:“看子平之法,专论财官,以月上财官为紧要。……论官星不论格局,论格局不论官星。入格者非富即贵,不入格者,非夭即贫。”八字命理把官星看得无比重要,因官杀主宰公共事务,儒家讲究“有为”,强调个人对他人和社会的责任与使命。

紫微斗数则着眼于“处世”,紫斗相比八字少了“个人奋斗”的内容,多了“趋吉避凶”的指南,比如“若命宫无正曜者,财宫二宫有吉星拱照,富贵全美,或偏房庶母所生。三方有恶星冲照,或二姓可延生,离祖可保成家。”又如《论阴骘延寿》:“诸葛亮火烧藤甲军,伤人太毒减寿一纪。”《骨髓赋》云:“心好命微亦主寿,心毒命固亦夭亡。”

若论处世,老庄最有心得。《庄子·山木》:“庄子行于山中,见大木枝叶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问其故,曰:‘无所可用。’庄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夫子出于山,舍于故人之家。故人喜,命竖子杀雁而烹之。竖子请曰:‘其一能鸣,其一不能鸣,请奚杀?’主人曰:‘杀不能鸣者。’明日,弟子问于庄子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今主人之雁,以不材死;先生将何处?’庄子笑曰:‘周将处乎材与不材之间。’”所谓“材与不材之间”,不在乎材料的质地,而在于材料被放在了什么位置。

《太微赋》:“星有同躔,数有分定,须明其生克之要,必详乎得垣失度之分。”在斗数命盘之中,某个星曜和谁成为了“小伙伴”,至关重要。当然,一个萝卜一个坑儿,星曜落入什么位置,也是很重要的。

比如张勋的紫斗盘,命宫主星紫微,火星同度,迁移宫主星贪狼。火星、铃星专门煽风点火,谁都怕了它们,唯恐避之不及。但紫微不怕火星、铃星,希夷先生曰:“紫微为帝座,在诸宫能降福消灾,解诸星之恶虚。能制火铃为善,能降七杀为权。”火铃最喜与贪狼同度,会合次之,称为“火贪格”或“铃贪格”。巧的是,紫微、贪狼、火星都在庙旺之宫。

1911年10月10日,驻守武昌的新军发动起义,各省纷纷宣布独立,南京也是一片混乱。当时南京城内除了江南提督张勋统领的兵丁之外,还驻有两支大清的武装力量:其一是江宁将军铁良统率的旗营;其二是新军第九镇统制(相当于师长)徐绍祯率领的两协(“协”相当于后来的旅)。徐绍祯号称是明朝开国元勋徐达的第十四世孙,虽得光绪慈禧宠信,内心却认同革命党“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主张。武昌首义后,徐绍祯想策反张勋。张勋忠于清政府,与徐绍桢决裂。11月4日,徐绍桢率军起义,战斗失利,败退镇江。11月13日,徐绍桢与上海都督陈其美、江苏都督程德全、浙江都督汤寿潜等人组织联军,徐绍桢为总指挥,围攻南京。12月2日,徐绍桢率军攻克南京。南京之战结束,南北对峙之局面随之形成。

 

徐绍祯的紫微斗数命盘

有趣的是,徐绍祯的紫微斗数命盘,命宫在寅,主星七杀,铃星同度,迁移宫主星紫微。七杀+铃星,也是一对好搭档。希夷先生曰:“七杀斗中上将,遇紫微则化权降福,遇火铃则长其杀威。”寅宫的七杀、铃星都入庙,财帛宫的擎羊也入庙,所谓“七杀仰斗”格。1912年元旦,中华民国成立,徐绍祯被孙中山任命为南京卫戍总督,乃中华民国开国元勋之一。

杜月笙的紫斗盘也是七杀仰斗,但火星、擎羊皆非庙地,档次就低了。抗战胜利后,毁家纾难的杜月笙有意竞争上海市长之位,借机洗底。问题是,蒋介石没这个意思。杜月笙曾大发感慨:“你们不要看许多大佬们,都跟我称兄道弟,要好得很,就此以为我想做官是很容易的了。殊不知,他们是在拿我当作夜壶,用过之后,就要火速地藏到床底下去。”

紫斗盘的火铃羊陀等煞星好比四柱八字的七杀星,经曰:“人有偏官,如抱虎而眠,虽借其威足以慑群畜,稍失关防,必为其噬脐,不可不虑也。”假如主星能降服煞星,它们就是你最得力的鹰犬爪牙。很多人执迷于“煞星激发论”,那岂不是倒持太阿,授人以柄?

发布在易学探讨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