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花与命理

疾病面前,人人平等,尤其是在“天花”这种烈性传染病面前。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之木乃伊,是考古学家至今为止找到的最早的一个天花病例。天花患者的死亡率很高,即使生还者也会在身上留下痘痕,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麻子”。雷德利·斯科特执导的《法老与众神》(Exodus: Gods and Kings),讲述上帝降下“十灾”之后,埃及陷入黑暗与混乱,其中之一就是疮灾,法老拉美西斯二世也未能幸免,变成了一个大花脸。

天花大约是在汉朝时期传入中国,一般认为,“伏波将军”马援南征交趾,班师回朝后,把俘虏和“瘴疫”一起带回了中原。东晋著名炼丹家葛洪在《肘后备急方》提到一种怪病:“比岁有病时行,仍发疮头面及身,须臾周匝状如火疮,皆戴白浆,随决随生。不即治,剧者多死。治得瘥后,疮瘢紫黑,弥岁方灭。”因这种病最早发现于战俘身上而命名为“虏疮”。虏疮正是后来所说的天花,这也是全世界最早有关天花的记载。

中国古医书中也称“虏疮”为“豆疮”、“痘疮”、“疱疮”。在“以毒攻毒”理念的指导下,唐代“药王”孙思邈用取自天花口疮中的脓液敷在皮肤上来预防天花,这方法虽不能根治天花,到底控制了疫情的蔓延。此后,天花虽然仍然存在于中国大陆,但只限于局部地区。到明代以后,人痘接种法流行起来。法国哲学家伏尔泰曾经赞扬人痘接种:“我听说一百年来,中国人一直就有这样的习惯。这是被认为全世界最聪明、最讲礼貌的一个民族的伟大先例和榜样。”

清军入关后,或许因为满族人天生缺乏抵抗天花的免疫力,或许因为水土不服,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奴隶包衣,很多人感染天花。“满人不出疹,自入长安,多出疹而殆,始谓汉人染之也。于是民间以疹闻,立逐出都城二十里。而都城外俱满洲赐庄,彼窭人子安所适乎?多茹泪弃婴道侧。或恋一室,不能单外,至毙其子女。见闻交痛。”

天花很要命,曾被视为儿童成长过程中的一个重要关口。民间供奉“痘疹娘娘”,又称“天花娘娘”,因在《封神演义》中,姜太公封余化龙为主痘碧霞元君,封其元配金氏为“痘神奶奶”。清人最怕痘疫,《红楼梦》中即有描写凤姐供奉痘神娘娘的章节。《星源集庆》里面收录了很多夭折的八字,相当一部分皇子(公主)命丧天花之手。

比如多尔衮之同母弟多铎,曾为满清夺取中原立下汗马功劳,被乾隆帝称为“开国诸王战功之最”,年仅三十六岁即染天花死亡。多铎杀人如麻,终究斗不过天花。

根据《星源集庆》,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五子、和硕豫通亲王多铎,“甲寅年二月二十四日戌时生”,八字如下:

公历:1614年4月2日
农历:一六一四年二月廿四日

——-枭–劫–日元–食
乾造-甲–丁—丙—-戊—- (日空寅、卯)
——-寅–卯—午—戌

——–食—-伤—-财—-才
大运-戊辰-己巳-庚午-辛未
年份-1615-1625-1635-1645

丙午日,透丁火比劫,纯粹的日刃格。日刃格之命,盛产猛人,比如胡林翼刘铭传张啸林。二月丙火,本以壬水为用神,八字无壬癸,则用食伤泄火气。庚午运,戊土生庚金,战功显赫, 多铎被封为豫亲王。辛未运,戌中辛金透干,比劫夺财,竟然挂了。

多铎的紫微斗数命盘

多铎的紫微斗数命盘

多铎死于顺治六年(1649己丑年),按当年的紫微斗数流年命盘,疾厄宫刚好会到一颗文曲化忌。《形性赋》:“俊雅文昌眉清目秀,磊落文曲口舌便佞,在庙定生异痣,失陷必有斑痕。”天机+太阴+文曲化忌的星曜组合,多见于癣疥等皮肤病。多铎死于天花,表面症状是类似的。

顺治帝一生都在躲避天花这个瘟神,他经常以“狩猎”为名携带后宫隐居于深山里“避痘”。1661辛丑年,顺治帝驾崩,年仅二十四岁。按流年命盘,疾厄宫是天同+天梁+文曲化科+文昌化忌的组合,也和“斑点”有关。据说福临的遗体被火化,显然是怕留下传染源。

同治帝的紫微斗数命盘

同治帝的紫微斗数命盘

传说同治帝死于天花,野史则说他死于梅毒,众说纷纭。按他的紫斗命盘,疾厄宫主星紫微、天相,陀罗、地空同度,会武曲、廉贞化忌。紫微+天相+陀罗的组合,为脾土受湿,常见皮肤湿疹,或者肾炎。武破相的组合,见陀罗,却主齿疾,又主牙疮或牙周病。有一个说法,同治帝患病多年,抵抗力极差,最后并发坏疽性口炎,俗称“走马牙疳”,导致短期内因全身衰竭而死亡。至于爱新觉罗·载淳到底患了什么病,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发布在易学探讨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1条评论

  1. 白洋
    发表于2015年10月5日 22:45 | 永久链接

    屠呦呦重新把古代文献搬了出来,一本一本地细细翻查。最后,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中“青蒿一握,水一升渍,绞取汁服,可治久疟”几句话给了她启发,想到很有可能是高温破坏了青蒿的有效成分。于是改进提取方法,用沸点较低的乙醚进行实验。终于在1971 年10月4日,第191次实验中,观察到青蒿提取物对疟原虫的抑制率达到了100%!于是青蒿素终于被发现。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