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庚不同命

乾隆时人王椷,著有《秋灯丛话》一书,该书和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类似,都是志怪小说。《秋》中有篇《贯索文曲照命》,节录如下:

“两粤制军(两广总督,正二品)某公,与中军(总督的副官,一般由副将担任,从二品)同造。有日者某,寓海珠寺,以星命自诩。制军召询之,曰:‘人人赋命不同,以其爵秩有异。余庚造与中军不爽毫厘,而官阶迥别,其故安在?’日者无以应。归以推寻,亦莫解其由。夜分不寐,绕阶沉吟。

有火头僧见而问焉,日者嗤曰:‘尔何知,亦来饶舌耶?’僧曰:‘弟言之,安知不能效愚者之一得乎?’日者告以故,僧笑曰:‘是日生人皆贵,若得贯索星对照命宫,更主荣昌。制军得无产自狱中乎?’日者大骇,诘朝谒制军,问生自何地。制军曰:‘先人缘事获谴,久羁囹圄,余实产自狱中者。’日者拜曰:‘若然,公贵显宜矣。’因举僧言以对。”

《晏子使楚》有云:“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产自狱中者,得贯索星对照命宫,因此为正二品。

所谓两粤制军及中军,不知何许人也,生平事迹更无从稽考。不过,中国历史上倒是有一位即位前受过牢狱之苦的皇帝——汉宣帝刘询。刘询本名刘病已,乃戾太子刘据之孙。因受“巫蛊之祸”连累,襁褓中的小刘同志被汉武帝下令关押狱中,成了一条不折不扣的的“狱中龙”。

袁树珊在《命理探源》中提到:“《乾元秘旨》云:大吉大凶之命,一望而知,易于推算。若中庸之辈,只可断其大概。……凡大富大贵之命,往往世不偶生,而贫贱者恒曾见叠出,何欤?盖天地之精华,独酝酿于此一日,发泄于此一时。辟诸祥麟彩凤,原不多见。若泛泛化生于阴阳五行之内,不啻吠犬鸣鸡,何地无之。”汉宣帝的人生经历太神奇,或许只能用“君子不刑定不发”解释之。

《阅微草堂笔记》也有一则“同庚不同命”的故事,宣扬的是“食禄尽则命尽”的观点:

“无锡邹小山先生夫人与安州陈密山先生夫人,八字干支并同。小山先生官礼部侍郎,密山先生官贵州布政使,均二品也,论爵,布政不及侍郎之尊;论禄,则侍郎不及布政之厚,互相补矣。二夫人并寿考。陈夫人早寡,然晚岁康强安乐;邹夫人白首齐眉,然晚岁丧子,家计亦薄,又相补矣。此或疑地有南北,时有初正也。余第六侄与奴子刘云鹏,生时只隔一墙,两窗相对,两儿并落蓐啼,非惟时同刻同,乃至分秒亦同。侄至十六岁而夭,奴子今尚在,岂非此命所赋之禄,只有此数:侄生长富贵,消耗先尽;奴子生长贫贱,消耗无多,禄尚未尽耶?盈虚消息,理固如
斯,俟知命者更详之。”

万民英在《三命通会》中写道:“大贵人莫过帝王,考历代创业之君,乃明朝诸帝,无一合(十干十二年生大贵人例)者。余尝谓天下之大,兆民之众,如此年月日时生者,岂无其人?然未必皆大贵人。要之,天生大贵人,必有冥数气运以主之,年月日时多不足凭。”

明英宗朱祁镇也是一个传奇皇帝:“土木堡之变”被瓦剌俘虏,回国后被软禁了七年,竟然通过“夺门之变”复位了!朱祁镇复辟之后,对同样被幽禁的建庶人(朱允炆次子朱文圭)动了恻隐之心,打算将其释放。随从们担心,建庶人恢复自由之后,恐怕会出变故。历经磨难,终于开窍了的朱祁镇很淡定的说:“有天命者,任自为之!”。

发布在易学探讨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条互链

  • link发表于2015年10月3日 10:35

    link

    同庚不同命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