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星还贵=否极泰来

王亭之先生在《八喜楼钞本古诀》中提到“化星还贵”格,即丁年生人,天同在戌宫守命;辛年生人,巨门在辰宫守命。古歌云:“三星变化最无穷,同戌相逢巨遇龙,生值丁辛须富贵,青年公正庙堂中。”《紫微斗数全书》在“化忌”篇隐约提到了这个格局:“化忌星水,为多管之神,守身命一生不顺,招是非……然天同在戌化忌,丁生人遇吉,巨门在辰化忌,辛生人返佳”。《骨髓赋》则说,“天同戌宫为反背,丁人化吉主大贵。巨门辰戌为陷地,辛人化吉禄峥嵘。”

以上口诀,只讲了征验部份——“须富贵、庙堂中、大贵、峥嵘”,也就是能升官发财、掌权势,但未涉及推断原则和星曜之搭配,而满足“丁年生人,天同在戌宫守命”或者“辛年生人,巨门在辰宫守命”的命盘甚多,真正大富大贵的命例,或许是白洋比较孤陋寡闻吧,反正我是没见过。

但是,白洋手头倒是有两张“丁年生人,天同在戌宫”,而且位极人臣的命盘,

其中之一是经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四朝的清末重臣毛昶熙:

毛昶熙的紫微斗数命盘

毛昶熙的紫微斗数命盘

毛昶熙是个官二代(他的老爹曾任户部侍郎),出身文人(道光二十五年进士),却热衷军事,又赶上了太平天国起兵和捻军造反,“屡上疏论军事吏治”。

毛昶熙的紫斗命盘之官禄宫,恰好符合“化星还贵”格。1858戊午年,他进入机月大限,大限财帛宫主星天同,会到天梁(大限化禄),引动“化星还贵”格。当年,他被“授顺天府丞,胡林翼密疏荐之”。正是因为得到了胡林翼的推荐,两年后的毛昶熙才能投笔从戎,“督办河南团练”。

1865年,清军主帅僧格林沁战死于山东曹州。僧王死后,满蒙贵族子弟无人可接班,军权从此落入汉人手中。毛昶熙虽然“坐革职留任,诏回京”,但仕途丝毫不受影响。只不过,他交出兵权之后,又回去当文官了——“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屡掌文衡,两典会试,凡朝、殿考试,阅卷历二十馀次,士论归之。”

其二,是清末大臣、北洋政府第四任代理国务总理孙宝琦

孙宝琦的紫微斗数命盘

孙宝琦的紫微斗数命盘

孙宝琦的紫斗命盘之福德宫,也是“化星还贵”格。1911辛亥年,他恰好走到巨门大限,迁移宫之天同会到了大限夫妻宫之禄存,“化星还贵”格局被触发。当年,孙宝琦上任山东巡抚。秋天,辛亥革命即爆发。孙宝琦先是宣布山东独立,随后又取消独立。因其骑墙行为,孙宝琦饱受指责,既受到清廷遗老的唾骂,又遭到革命党人的声讨。但这些口舌是非无碍于他的官运。1913年9月,孙宝琦任北京政府熊希龄内阁外交总长,次年代国务总理。

王老把辰戌巨门视为“奇”格:“世人往往视为幸运,因其一生重要的际遇,表面看来惊险重重,可是实际结局反而十分吉利,此即所以称为奇格之故”。还举了一个命例——“抗战时期有人遭陷害,为日军逮捕,拘留在宪兵手上,凡人至此每每九死一生。可是有一个宪兵军官却认得他,因为这军官曾当间谍,冒充山东商人,且于危险时无意中得到他的救助。那宪兵军官问明情况,不但替他洗脱,而且罚陷害他的人一笔钱。其人即便凭着这笔本钱营运而成巨富。天同反背主艰辛中得贵,巨门反格则主危难中成富,二者均为奇格。”

《骨髓赋》所谓“辰戌应嫌陷巨门”,反背则好比“破茧化蝶”。白洋认为,丁年生人,天同在戌宫之“化星还贵”格,若要实现脱胎换骨之化身,必须大限之天同星落入大限的命(财官迁)之宫垣,又会到大限之禄存(或化禄)。天同在戌宮化权,会寅宫的太阴化禄、天机化科,还有辰宮的巨门化忌,四化齐会,已经精彩纷呈,再以大限的禄存(或化禄)冲起本命的双禄(午宫之禄存、寅宫之太阴化禄),因此取功名富贵易如反掌。

不过,这种富贵,非人力所能左右,比如太平天国运动、辛亥革命之爆发,都与国运有关。命主因缘际会,被历史洪流所裹挟,来了个漂亮的后空翻,因此超越同侪,成为人上人。历史大变局,必然伴随着大痛大苦,《周易》曰:“否极泰来”,如此而已。

发布在名人命盘, 紫微斗数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 评论已关闭,你可以留个互链:互链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