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并明VS日月反背

紫微斗数的《太微赋》有一句很著名的口诀:“日月最嫌反背,禄马最喜交驰”。《骨髓赋》还有这么一句:“日月最嫌反背乃为失辉,命身定要精求恐差分数。”《紫微斗数全书》在“定贫贱局”篇也提到日月反背:“日月藏辉,日月反背又逢巨暗是也”。

萤烛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

古人认为,太阳在辰宫安命,会戌宫的太阴,日月并明,为“财官格”,主少年得志。假如太阳在戌宫安命,戌宫之太阳落陷,会照辰宫的太阴也落陷,是一种先天不良的结构——“戌宫陷反背孤寡”。太阳入男命吉凶诀曰:“失陷太阳居反背,化忌逢之多蹇昧,又遭横事破家财,命强化禄也无益”。

日月并明的命例很多,比如顺治帝,比如章炳麟,比如南怀瑾,比如刘承干,都是少年得志,名利双收。

章太炎和刘承干的八字和紫斗命盘,都颇多相似之处。

刘承干的紫斗命盘

刘承干的紫斗命盘

被鲁迅喻为“傻公子”的刘承干,八字是壬午、丙午、癸巳、甲寅(光绪八年五月初八日寅时),八字构成“从财格”。刘承干投胎于诗书簪缨之家(其祖父是浙江吴兴南浔镇首富,其父是著名学者、获赏“内阁侍读学士”之衔),中过秀才,成为民国私人藏书第一人,岂非命也欤?从财格喜见食伤与财星,最忌比劫,因为“比劫夺财”。抗日战争时期,刘承干家道中落。查其大运,正走“亥”字,亥藏壬水劫财,破了从财格局,因此不得不变卖藏书。

章炳麟的紫斗命盘

章炳麟的紫斗命盘

章太炎亦生于家境富裕之书香门第,家中也有藏书楼。但“官印两透,印食又皆得禄,日坐文昌贵人(《千里命稿》)”的章太炎,并不局限于当一名藏书家。《左传》有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堪称“三不朽”的人不多,章炳麟是其中之一。

日月反背的命例,据白洋的研究,确实少年时期不得志,不过,中年以后,往往能后来居上,晚年之地位亦未必逊色于日月并明者。但是,越是能爬上食物链顶端者,刑克六亲的情况越严重,“孤寡、横事破家财”等语绝非空穴来风。

至于“化忌逢之多蹇昧”,蹇,即跛,因腿脚不好,走路失去平衡,只能一拐一拐的缓慢前行,比喻不顺利,成语有云“时乖运蹇”;昧,作“昏、暗、隐、藏”解,人材被埋没,不能闻达于诸侯,就是“昧”。

戌宫之太阳不作吉论,原因在于,太阳落陷,既无力化解巨门之“暗”,又无力化解天梁之“孤”,更不能以灿烂之光辉照耀太阴。也就是说,太阳在戌宫安命,很容易受人连累。比如在乾隆朝出将入相的章佳·阿桂,其紫斗命盘,命宫在戌,主星太阳落陷,会巨门(化忌),早年仕途一再受挫,晚年又因晚辈受累。

阿桂的紫斗命盘

阿桂的紫斗命盘

阿桂是大学士阿克敦之子。如此出身,按理应该春风得意,步步高升。但是,初入官场的阿桂,霉运接二连三:1745年,出任户部银库郎中的阿桂,卷入失窃事件,以“失察”之罪被降调为吏部员外郎。1747年,金川之役失利,乾隆帝为了找台阶下以挽回面子,砍了保和殿大学士讷亲、川陕总督张广泗的脑袋,阿桂被岳钟琪劾以“勾结张广泗,蒙蔽讷亲”而交刑部审讯,差点也成为替罪羊。后因乾隆帝念其父年老,阿桂又是独子,网开一面,才没有治他的罪。

阿桂建功立业后,与和珅成为政敌。和珅为了扳倒阿桂,把矛头指向阿桂之子阿迪斯,导致乾隆帝将阿迪斯发配伊犁充军,阿桂连坐,降二级留任。之后又爆发了黄枚案,因阿桂是黄枚的义父,和珅劾黄枚贪污,并称阿桂有意包庇,阿桂再次连坐,但因阿桂领军在外,乾隆不予追究而已。

发布在名人命盘, 紫微斗数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 评论已关闭,你可以留个互链:互链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