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禄精通柳庄术

谭嗣同去法华寺,见袁世凯,将康有为梁启超等人营救光绪的全部计划和盘托出,特别提到荣禄:“荣禄固操莽之才,绝世之雄,待之恐不易易。”袁世凯作慷慨激昂状:“若皇上在仆营,则诛荣禄如杀一狗耳。”

如果说荣禄是一条狗,那也是一条忠犬。在“戊戌政变”前,荣禄的职位是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但此人其实并没有什么能摆上桌面的政绩。他在乱世中屹立不倒,牢牢把持权力,靠的主要是一个“忠”字。在他眼里,天大地大,慈禧太后最大。

但他不但是一条忠犬,而且是一条嗜血猎犬,否则谭嗣同也不会将荣禄与王莽、曹操相提并论。

英人埃蒙德·巴恪斯爵士在其自传体著作《太后与我》中,提到了他与荣禄见面的情景——“早年,荣禄以马术精湛而名声在外。无人可驭之马总要由他制服。朝廷于1902年正月返京之后,他未再骑马。但是,在西安府之时,他曾多次骑马出行。他嘴唇很薄,大半藏于长须之后,即使粗略观之,也能感到他的下巴所显示的坚毅和决断,鼻子直,颊骨高,眉毛浓重,额头饱满。如所周知,中国人认为大耳有福。如若果真如此,荣禄就不算完美,因为他的耳朵又小又尖。他双目明亮,饱含深意,为我平生所见之最。初见之下,他的眼睛似乎是灰色的;但是,当他在谈话中变得精神抖擞,尤其当他敏锐地想到一个话题,眼睛的颜色遂变得更深。”

清末大臣、荣禄亲信陈夔龙在《梦蕉亭杂记》一书中提到,荣禄本人就是一个相学高手(“荣文忠公精柳庄术”)。不过,给自己算八字不难,替自己看相却很不容易,尤其在照相术尚未普及的1902年,俯瞰自己的相貌,简直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假如荣禄在生前看到了这段描写,不知他会有何感慨?

荣禄曾经给陈夔龙看相:“光绪丙申(1896)五月,余随公赴天津查办事件。公谓余,五年内必邀大用,时尚未补主事缺也。迨庚子升京兆尹,辛丑持节淮浦,适符五年之数。”1900年,顺天府尹出缺,陈夔龙得兵部尚书黄禄保举,迁顺天府丞,旋署府尹。京城的行政长官,即京兆尹,也就是北京市市长。

在咸丰年间权倾一时的肃顺,曾经是荣禄的冤家对头。荣禄对肃顺的相格也有一番总结:“文忠又谓,以相法言,肃顺长身玉立,鸢肩火色,头部上锐下丰,全系火形,五行火形最少,亦最贵。但忌声嘶,肃顺豺声,是以不克善终。并谓满司员后官一品某君,形貌与肃顺相似云。”

但是,“五行火形最少,亦最贵”,却与柳庄相法相反。《柳庄神相·论五行说》:“凡火形,贵不过武职,富不过百金,非大富大贵之相也。凡火形人,又宜高,方有子,不然子亦难招。”火形人的特点是“尖”,上尖下阔,类似火焰之形状(火性炎上)。脸色要红,俗语所谓“红红火火”,且以“明润”为贵,好比“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胡须不能多,口诀有云:“身体全无静,腮边更少鬓”。

火主散,口诀曰:“火色不寿”。因此,无论火形人是如何的入形入格,皆非安逸享福之命。犹如一颗流星,在历史长河中一闪而过,那就是火形人的宿命。电视连续剧《汉武大帝》之主题曲《最后的倾诉》,歌词写的妙:“你燃烧自己,温暖大地,任自己成为灰烬。让一缕缕火焰,翩翩起舞,那就是你最后的倾诉。”

肃顺从1854年开始成为咸丰帝的宠臣,他受命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力主重用胡林翼曾国藩左宗棠等汉人为将,用湘军镇压太平天国。1860年英法联军进攻北京,次年咸丰帝病死,肃顺受命为“顾命八大臣”之一。然后,恭亲王与两宫太后联手发动“辛酉政变”,八大臣垮台,肃顺被斩首于菜市口

肃顺确实曾大红大紫,但他的显赫一时,只因得到了咸丰特别的宠信。肃顺死前的职位是“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并不能算是“最贵”。

发布在易学探讨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