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人生边上》读后感之二:劫数难逃

杨绛先生在《走到人生边上》中提到几个信命、知命,却不能改变命运的故事。

比如杨绛的妹妹杨必的一个极聪明的中学同学,“英文成绩特好。解放后,她听信星命家的话,想到香港求好运,未出境就半途被捕,投入劳改营。她因为要逃避某一劳役,疏通了医生,为她伪造了患严重肝炎的证明。劳改期满,由人推荐,北京外文出版社要她任职,但得知她有严重肝炎,就不敢要她了。她出不了劳改营,只好和一个劳改人员结了婚,一辈子就在劳改营工作。”

又如钱锺书的一个拜门弟子,“锺书沦陷在上海的时候,有个拜门弟子最迷信算命,特地用十石好米拜名师学算命。……这位拜门弟子家赀巨万,早年丧父。寡母善理财,也信命。她算定家产要荡尽,儿子赖贵人扶助,贵人就是钱先生。……解放后……他的妈妈被捕了。这位拜门弟子曾告诉我:他妈妈不藏黄金,嫌笨重;她收藏最珍贵的宝石和钻石,比黄金值钱得多。解放后她交出了她的厂和她的店,珍宝藏在小型保险柜里,保险柜砌在家中墙内。她以为千稳万妥了。一次她带了少许珍宝到香港去变卖,未出境就被捕,关押了一年。家中全部珍宝都由国家作价收购。重很多克拉、熠熠闪蓝光的钻石,只作价一千人民币。命中注定要荡尽的家产,就这么荡尽了。”

最令人唏嘘的,是某知名星命家之死:

“上海有个极有名的星命家,我忘了他的姓名,但想必有人记得,因为他很有名。抗日胜利前夕,盛传上海要遭美军地毯式轰炸。避难上海的又纷纷逃出。这位专家算定自己这年横死。算命的都妄想趋吉避凶,他就逃到香港去,以为横死的灾厄已经躲过。有一天在朋友家吃晚饭,饭后回寓,适逢戒严,他中弹身亡。这事一时盛传,许多人都惊奇他命理精确。但既己命定,怎又逃得了呢?我料想杨必的那个朋友到香港去,也是趋吉避凶。”

高阳的《林庚白:命中注定的传奇》一文流传甚广,杨绛先生提到的这个“极有名的星命家”,显然就是林庚白。

林庚白的紫微斗数命盘:

林庚白
林庚白,原名林学衡,福建省闽侯县人。林庚白首先是一个革命党人,他曾追随孙中山开展护法运动,牺牲时的身份是“国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员”。但林庚白一向以诗人自居,曾自称:“囊余尝语人,十年前郑孝胥今人第一,余居第二。若近数年,则尚论古今之诗,当推余第一,杜甫第二,孝胥不足道矣。”

不过,他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一个星命家,且著有《人鉴》一书。高阳是这样写的:“据说他算命奇准,要人名流的八字,大半经他推算过。当时还有一位专家,就是名诗人兼外交家的汪荣福之子汪公纪,也是名流要人乐于问休咎的一个对象。因而有人说笑话:党国要人的‘命’,都在林庚白、汪公纪二人手中。”

林庚白抵达香港仅八天,日军偷袭珍珠港,随即攻占香港,这也太巧合了。人在倒霉的时候,总会做出糊涂的决定,以致自投罗网。

反过来,一个人尚有好运未享,无论之前是如何的落魄,总有触底反弹的一天。比如《林》文中提到林庚白批蓝苹的八字:

“他说:‘我有她的八字,她生在宣统二年,八字是庚戌、己卯、丁丑、壬寅。’……‘此人30岁以前,数易其夫;30岁以后,有30年的运可走。’……‘到她六十二三岁以后,必有一项极大的冲克,我还看不出来。’”

公历:1910年03月13日 农历:庚戌年[钗钏金]二月初三日

———-正财——食神——日主——正官
坤造:–庚———己———-丁——–壬—— (申酉空)
———–戌———-卯———丑——–寅

———-伤官–比肩–劫财–枭神–正印–七杀–正官–偏财
大运:戊寅–丁丑–丙子–乙亥–甲戌–癸酉–壬申–辛未
始于:1912–1922–1932–1942–1952–1962–1972–1982

“蓝苹”,乃江青的艺名。1930年代,林庚白在上海办《长风》半月刊,与电影界的蓝苹(学名“李云鹤”)有些交集。林庚白批蓝苹八字,是在居港期间,亦即1941(辛巳)年。在此之前的1937年7月中旬,“七七事变”爆发不久,蓝苹已离开上海。当年8月,蓝苹到达延安,并改名“江青”。

巧的是,1937是丁丑年,与蓝苹八字的日柱丁丑形成“伏吟”。日支为夫妻宫,伏吟为“多了一个人”,往往应验婚姻之事。正是在这一年,贺子珍从延安出走,离开毛泽东,为江青的趁虚而入创造了机会。更巧的是,毛泽东的日柱丁酉,与江青的日柱丁丑天合地合。以后的事情,就不用我多说了。

发布在易学探讨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1条评论

  1. 白洋
    发表于2015年06月14日 12:22 | 永久链接

    无论旧式读书人,如曾国藩、郭嵩焘、冯桂芬、李文田,还是新式读书人严复、吴宓、陈寅恪、沈有鼎,都有浓厚的命理信仰或命理兴趣。为什么一些新式读书人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方面的成就越大,命理兴趣也越大?所谓的迷信与科学不是此消彼长而是同步发展?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62786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