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天元一气格”

《神峰通考》论“天元一气格”:“《四言独步》云‘天元一气,地物相同。人命得此,位列三公’。旧注解云:且如周益公命,庚辰、庚辰、庚辰、庚辰,乃合此。又有四个壬寅,四个癸亥,惟有四个辛卯,则贫夭之命,其余皆贵。又有四个甲戌,亦主破家,主人伶俐聪明,若行火乡稍可,终不成大器。”

《天元一气》诗诀:
“四重阳水四重寅,离坎交争旺气临;运至火乡成富贵,往来须忌对提刑。
人命如逢四卯全,干头辛字又相连;身轻福浅犹闲事,诚恐将来寿不坚。
金龙变化春三月,四柱全逢掌大权;不入朝中为宰相,也须名利振边疆。
己巳重逢命里排,一身天禄暗催来;人中必显名尊贵,秀夺江山出类才。
戊土重逢午字多,天元一气得中和;英豪特达功名好,见子冲来没奈何。
四重丁未命安排,暗合阴生禄位胎;有分东西成富贵,无情行到水中来。
丙申四柱命中全,身杀相逢显禄元;不是寻常名利客,管教势力夺魁权。
乙酉生居八月天,重重乙酉喜相连;不居左右皆荣显,更有收成在晚年。
天干甲戌重逢戌,分夺财官无所益;若还行运到南方,合出伤官名利赫。
天干四癸在干宫,水木相逢作倒冲;名利盈盈须有望,南方行运寿还终。”

古代以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公”,但这些官名后来全部沦为虚衔,只保留了“位居极品”之意,并无实职实权。

天元一气,未必能构成富贵八字。任铁樵曾经对此格局吐槽:“是以人之八字,最宜四柱流通,五行生化;大忌四柱缺陷,五行偏枯。谬书妄言四戊午者,是圣帝之造,四癸亥者,是张桓侯之造,究其理皆后人讹传。余行道以来,推过四戊午、四丁未、四癸亥、四乙酉、四辛卯、四庚辰、四甲戌者甚多,皆作偏枯论,无不应验。同邑史姓者有四壬寅者,寅中火土长生,食神禄旺,尚有生化之忣,而妻财子禄,不能全美,只因寅中火土之气,无从引出,以致幼遭孤苦,中受饥寒;至三旬外,运转南方,引出寅中火气,得际遇,经营发财;后竟无子,家业分夺一空。可知仍作偏枯论也。由此观之,命贵中和,偏枯终于有损;理求平正,奇异不足为凭。”

《滴天髓》收录了一个“四辛卯”之命:“此造四木当权,四金临绝,虽曰反克地支,实无力克也。如果能克,可用财矣,若能用财,岂无成立乎?彼此母腹,数年间父母皆亡,与道士为徒;己丑戊子运,印绶生扶,衣食无亏;一交丁亥,生火克金,即亡其师,所有微业,嫖赌扫尽而死。”

《三命通会》则认为:“壬寅、辛卯、甲戌富贵双全;己巳亦贵;戊午、丁未刃旺性强,虽贵亦多凶险,克妻,不善终;庚辰贵而风流,名重利轻;乙酉多伤残;癸亥多贫薄;丙申生北方亦可取贵,岁运如遇刑冲破夺,必生灾祸。”

“四丙申”的八字,古书并无记载,不过,清末淮军将领、台湾省首任巡抚刘铭传之命造,乃三个丙申夹一个丙午,可以作为参考:

公历:1836年9月5日
农历:丙申年七月廿五日申时

——–比——–比——日元——比
乾造–丙——–丙——-丙——–丙 (日空寅、卯)
——–申——–申——-午——–申

——–劫—–食—– 伤—–财—–才—–杀
——-丁酉–戊戌–己亥–庚子–辛丑–壬寅
年份-1837–1847–1857–1867–1877–1887

丙午日,为日刃格。《渊海子平》之《论日刃》:“其人眼大须长,性刚果毅,无恻隐惠慈之心,有刻剥不恤之意。”刘铭传出身草莽,曾经落草为寇,当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阳刃怕冲,丙日刃在午,最怕走子运。1867年,亦即庚子大运的第一年,刘铭传率“铭军”镇压捻军,首战告捷。嘉奖令刚到,他却从马背摔下来,昏厥了一个月之久。然后,尹隆河一战,以怨报德的刘铭传得罪了全体湘军将士,湘军与淮军的派系矛盾公开化。1870年,刘铭传干脆休病假,辞职还乡。赋闲十几年之后,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刘铭传终于被大清帝国重新启用。

《女命总断歌》有句口诀:“天干一字连,孤破祸绵绵。地字连一字,两度成婚事。”可见天元一气格对女命尤其不利。

发布在四柱八字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