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相未必无情

《紫微斗数全书》的“诸星问答论”:“问紫微所主若何?……若遇破军辰戌丑未,主为臣不忠,为子不孝之论。”还认为辰戌宫的紫相比丑未宫的紫破更加恶劣:“紫相辰戌,君臣不义,安禄山、赵高命是也。”所谓“不义”,即反叛。其实,紫相这个组合,未必就是无情无义之徒,比如本文的主角萨镇冰,就是一个“有情”的紫相。

萨镇冰是中国近代著名海军将领,先后担任过清朝海军统制(总司令)、民国海军总长等要职,还曾代理过国务总理。萨氏家族多名人,1938年武汉会战时指挥中山舰并阵亡于长江江面上的萨师俊,是萨镇冰之侄孙。元代著名诗人萨都剌写过一首词——《念奴娇·登石头城》:“石头城上,望天低吴楚,眼空无物。指点六朝形胜地,惟有青山如壁。蔽日旌旗,连云樯橹,白骨纷如雪。一江南北,消磨多少豪杰。寂寞避暑离宫,东风辇路,芳草年年发。落日无人松径里,鬼火高低明灭。歌舞樽前,繁华镜里,暗换青青发。伤心千古,秦准一片明月”。石头城乃南京的别称,樯橹即战船,萨都剌写词之时肯定没想到,六百年后,他的后人正是在长江之上浴血奋战。

1909年,萨镇冰被委任为筹备海军大臣和海军提督。他赴任后,合并南北水师,下辖巡洋、长江两舰队,事实上成为清朝海军的总司令。1911年,武昌起义,革命军政府都督黎元洪致函萨镇冰,劝其起义。萨是这样回信的:“彼此心照,各尽其职。”可见,此时的萨镇冰,内心很是彷徨,如果情况允许,他希望做保皇派,因为清政府确实待他不薄,他并不想背叛清廷。

随着形势的急转直下,萨镇冰这个职业军人选择了一条很无奈的退路——当了一个逃兵。他以生病为由,离舰出走。他这样与下属告别:“我去矣!以后军事,尔等舰艇好自为之。”其实是向部下暗示:我走了,你们爱干嘛干嘛去,与我无关!

紫微、破军、天相这个组合,三方必然会武曲星,是否无情无义,关键在于武曲是否见禄。紫破相一系,确实有种先天性的不良“基因”——太过急功近利。因紫破(或紫相)守命,财帛宫必然是武曲、天府、七杀的组合,武曲、天府都是财星,且武曲星具刚烈之性,如果不见禄,则七杀的星性尽显。而七杀是紫斗的将星,有“掉臂独行”的倾向,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皇帝不发粮饷,他就自个想法创收,军阀于是形成。

武曲见禄为“羁縻”,羁即马笼头,縻乃系牛的绳子,比喻“笼络使其不生异心”之意。王之涣诗曰:“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因此,古代的帝王,时不时封赏戍边将士,以示“皇恩浩荡”,只是为了提醒官兵们,“千万不要背叛朝廷啊!”

发布在名人命盘, 紫微斗数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1条评论

  1. 发表于2013年10月19日 03:40 | 永久链接

    王亭之说,“凡是紫微居辰戌二宫守命的人,便有性恪上的弱点,他喜欢冒险,可是却先找别人去打头阵,然后自己才肯跟进。这种性格,即是古人所说的“君臣不义”。”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