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官杀混杂”

用四柱八字论命,很容易遇到“官杀混杂”的情况,也就是十神之中的“正官”与“七杀”并存于命局,且并透于天干。“混”字在古汉语之中往往带有贬义,比如成语“鱼目混珠”。八字格局以清纯为美,正官与七杀同时出现,就是“杂”了。“杂”字也不是褒义词,比如杂种、杂牌军。因此,《渊海子平》之《碧渊赋》说:“官杀混杂,身弱则贫。”《三命通会》干脆说:“身弱官杀混,多夭贫”。夭即夭折,中国人向来重视福、禄、寿三星,最忌讳短命,可见官杀混杂确实是一个危险的格局。

在大运、流年凑齐官杀混杂的格局,往往比本命的官杀混更为严重,例如袁世凯的次子袁寒云的八字:

杀……….比……..日元………比
庚……….甲……….甲……….甲 (日空午、未)
寅……….申……….申……….戌

乙酉..丙戌..丁亥..戊子
1893..1903..1913..1923

甲木生于申月,庚金七杀透干,为七杀格。甲木通根于寅,且有三比肩帮身,可谓身杀两强。但是丁火不透干,七杀无制,又无印化杀。七杀无制,故袁寒云为人豪放不羁、风流旷达,为“民国四公子(张学良、溥侗、袁寒云、张伯驹)”之一,有人将他比作“近代曹子建”。丙戌、丁亥大运尚可。戊子大运,天干财生杀,地支半合水局,水多木漂。1931辛未流年,天干官杀混,未又为木库,袁寒云染上了猩红热病,在贫病交加之际英年早逝,年仅四十二岁。

又如杜月笙的八字,乙木生申月,干透庚金,为正官格。第一个大运是辛酉运,刚好构成官杀混的格局。杜月笙的早年岁月颇为艰苦,他曾这样回忆童年:“当时一个月学费只有五角钱,可惜因为家里实在太穷了,读到第五个月,先母缴不出学费,只好停学。”杜月笙走上黑道,与大运有直接的关系。

《滴天髓》论官杀混杂:“官杀混杂来问我,有可有不可。原注:杀即官也,同流共派者可混也;官非杀也,各立门墙者,不可混也。杀重矣,官从之,非混也;官轻矣,杀助之,非混也。”按照任铁樵的看法:“官杀混杂者,富贵甚多。总之杀官当令者,必要坐下印绶,则其杀官之气流通,生化有情:或气贯生时,亦足以扶身敌杀。若不气贯生时,又不坐下印绶,不贫亦贱。如杀官不当令者,不作此论也。”

官杀混杂而大富贵者,比如乾隆帝虞洽卿,一个是太平天子,一个富可敌国。

任铁樵更认为,“与其制杀太过,不若官杀混杂之美也。何也?盖制杀太过,杀既伤残,再行制煞之运,九死一生。官杀混杂,只要日主坐旺,印绶不伤,运程安顿,未有不富贵者也。如日主休囚,财星坏印,即使独杀纯清,一官不混,往往忧多乐少,屈志难伸。学者宜审焉。”

我们对任铁樵的这段话却要辩证地看,“只要”日主坐旺,印绶不伤,运程安顿,“未有不富贵者也”,——那“富贵”也来的太容易了吧,哪里有那么便宜的好事呢?

不过,与其制杀太过,确实不如保留官杀混杂的局面,比如《子平真诠评注》收录的一个郡守(相当于现在的市长)的八字:“如‘丙辰、丁酉、庚午、戊寅’,丙煞生于寅,丁官禄于午,并透通根,真混杂也,乏印化官煞为用。一郡守造也。”

细心的读者,或许已经留意到乾隆帝、虞洽卿以及郡守的八字,都是庚金日元。没错,庚金好比铁矿石,不经熔炉之冶炼,难以成大器,所以《滴天髓》说:“庚金带煞,刚健为最。得水而清,得火而锐。”这个“火”,特指丁火,而非丙火。任氏曰:“得火而锐者,丁火也,丁火阴柔,不与庚金为敌,良冶销熔,遂成剑戟,洪炉煅炼,时露锋砧。”

但是,多数官杀混杂的八字,还是要去杀留官或者去官留杀。比如陈光甫的八字,乙木生于子月,庚金、辛金并透,用丁火制庚金,保留七杀。

四柱如不见食伤,则不能走食神制杀或者伤官合杀的路线,唯有用印绶化七杀(众杀猖狂,一仁可化),比如《千里命稿》的一个命造,

杀……….杀……..日元………官
己……….己……….癸………..戊 (日空戌、亥)
酉……….巳……….酉 ……….午

戊辰..丁卯..丙寅..乙丑..甲子..癸亥..壬戌..辛酉
1911..1921..1931..1941..1951..1961..1971..1981

“上系馀姚县民生工厂朱联泉厂长之造。祖业甚丰。赋性笃厚。殊为地土绅所推戴。厂内经费毫无。概由朱君捐助。夫癸酉日元。生於立夏之后。值火土当权。财官用事。月令官星透天干。理取官星为用。财印为辅不料两位七杀。年月盘距。大有官煞混杂之嫌。书曰官煞混杂。制煞为福。今四柱不见食伤。制煞无物。妙有印绶化煞。则官乃纯。立身玫界。名誉降崇。运途以寅运及乙丑运。俱顺境。甲运稍差。子运亦利。癸运分官欠吉。”

最麻烦的情况,是在官杀混杂之外,还另成格局,比如《千里命稿》收录的舞女陈佩珍之命,官杀混杂,丁壬又妒合:

官……….官…….日元……….杀
壬……….壬………丁…………癸 (日空午、未)
寅……….子………亥…………卯

辛亥..庚戌..己酉..戊申..丁未..丙午..乙巳..甲辰
1910..1920..1930..1940..1950..1960..1970..1980

“此乃舞女陈佩珍之命。正式遣逮嫁。傅已五次,刻闻徵逐舞场。氨无所归。仍度其搂抱生涯。夫一丁被众水围,明暗夫星。荟萃重叠。满盘争妒之象。是宜蛾眉螓首。蛇物蝎心。招展一般狂蜂浪蝶。如蝼蚁之附膻也。现行酉运。生水有源。汪洋泛滥。恐仍意马心猿。得陇望蜀。生张熟魏。送往迎来而已。三十八岁换入戊运。堤岸功成。方有乐观。或不致浮沈花镜。得能从一而终。犹足为门楣嫔妇。否则。四十三岁后。申运助起水浪。是又不堪收拾矣。按官杀并见之女命。得良善结果甚多。盖其去留清楚。或制化得宜而已。若此命之五行少土。官杀不得其制。两壬妒合一丁。癸水又来相争。兼以亥中子中。互藏壬癸纷乱无以复加。不致夫星之二三其德星。盖几希焉。”

女命犯官杀混杂,首先影响其感情婚姻生活;男命犯官杀混杂,很容易惹上官非,不可不慎。

发布在四柱八字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 评论和互链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