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之合法性

一个王朝的更新换代,无非两种途径:世袭或暴力。当然,共和制还提供了第三种选择——民选。这是题外话,姑且不论。

通过世袭获得权力,关键在于血统的亲疏远近。投胎是个技术活,造假难度大,勉强不得。而君临天下的感觉太爽,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因此揭竿而起的豪杰犹如割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

豪杰升级为君王之后,必须证明自己夺权之合法性,借用警匪片的一个词形容之——“洗底”。洗底也是一个技术活,但是和投胎不同,洗底的过程可以人为操纵。说白了,就是要把上位者的劣迹PS掉,再让其头顶光环,和如今娱乐界的造星手法类似。洗底之后,再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造神运动,不由得你不信。

刘邦灭项羽而独霸天下,但是项羽才是灭秦的头号功臣,汉继承秦之大业未免有点不够理直气壮。别无他法,唯有洗底。也就难怪草根出身的汉高祖偏偏邂逅了那么多的传奇故事,比如斩蛇起义,最后演变成一个赤帝子斩白帝子的神鬼传说,而且效果颇佳——“诸从者日益畏之”。

群众是愚昧的,因为信息不对称。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是真理。

刘邦死,吕后把持朝政,极力培养吕氏外戚势力,甚至打破“非刘不王”的白马之誓,分封诸吕。吕后一死,吕氏集团很快就被消灭,诸吕不分男女老幼全部被杀。吕氏集团土崩瓦解之速,原因在于吕姓王缺乏合法性。“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诸吕无功于汉朝,却暴得大位,注定成为众矢之的。

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杀死亲兄弟李建成、李元吉,朱棣夺了侄儿建文帝的江山,二人上位的过程都不光彩。按照血统,李世民、朱棣都是开国皇帝最宠爱的亲生儿子,但因为皇位的继承程序不合法,当上皇帝之后始终夹着尾巴做人。因为他们明白,“刻薄成家,理无久享;伦常乖舛,立见消亡”,沾满了血污的双手,假如不做出一番成绩,难保不会重蹈诸吕的覆辙。

发布在白洋闲谈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