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信《易经》的文天祥

古人相信“天人合一”,“天”既主宰人的命运、也主宰王朝的命运。秦灭六国,嬴政为始皇帝,丞相李斯写“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虫鸟篆字,由玉工刻于和氏璧,作为传国玺,自此和氏璧成了皇帝的宝印和天授皇权的象征。

南宋祥兴二年(元至元十六年)正月,“杀才”张弘范指挥元兵在广东江门崖山海域与张世杰统率的南宋残军展开决战,最终宋军全军覆没,左丞相陆秀夫背着年仅八岁的赵昺跳海自杀,和氏璧从此下落不明。此战之后,汉人领导的中华帝国在历史上第一次完全沦陷于外族,所以有史学家认为崖山之战标志着古典意义上的中国的结束,所谓“崖山之后,已无中国”。

在宋朝最后的日子里,与风雨飘摇的赵氏朝廷生死与共的“宋末三杰”,除了上面提到的陆秀夫、张世杰,就是本文的主角文天祥

文天祥出生于江西这个堪舆名家辈出之地,唐朝的杨救贫、宋徽宗年间的赖布衣,都是江西籍人士,文天祥从小受到术数的熏陶。而宋朝一直在内忧外患之中挣扎求存,从皇帝到平民,都有朝不保夕之感,因此预测术一直很流行。文天祥在《赠萧殿斋》一诗中,就提到过“全民皆卜”这个社会现象:

未有大挠书,先有伏羲易,古人尚卜筮,今人信命术,
八卦与五行,皆自河图出,易中元有命,道一万事毕,
卦义六十四,萧君得其一,江湖旅琐琐,谈命比巽入,
人情爱委曲,喉舌嫌棘棘,言言依忠孝,君平意未失,
我生独肮脏,动取无妄疾,是有命流行,虽陨夏谁诎,
安能从儿女,朝夕谈昵昵,若卦有人买,不妨君卖直。

在《赠谈命朱斗南序》中,文天祥更是以高屋建瓴的姿态畅谈术数:

“天下命书多矣,《五星》勿论,若《三命》之说,予大概病其泛,而可以意推出入,祸福特未可知也。惟《太乙统纪》,钩索深远,以论世之贵人,鲜有不合,然闾阎贱微,有时而适相似者,仓卒不可辨。予尝谓:安得一书为之旁证,以窥风造化之庶几哉!最后得朱斗南出《白顾山人秘传》一卷,以十干,十二支,五行,二十七字,旁施午竖,错综交互之中,论其屈伸。刑冲六害,察其变动,生旺官印空, 而为衰败死绝破。禄马不害为贫贱,孤劫未尝不富贵。盈虚消息,观其所归,和平者为福,反是为祸。其言亲切而有证,予切爱之。独其所著之文,可以意得,不可以辞解,乃循其本文,变其旧读,概之以其凡,表之以其例,其不可臆见者阙疑焉。《统纪》十干,干各一诗,其辞虽若专指一干而云,而十干取用,无不相通,古诗虽以百数,其大指数十而已,亦复如《白顾》之列,别为之篇,以附见其后,使两书贯穿于一人之手,彼此以补其所不及,年月日时,虽相去一字之差,而于铢两轻重,为不可诬矣。斗南,吉永人,拔起田间,谈命皆自得之妙。予谓:初事《统纪》,失之者十之二三,继得《白顾》书,失之者百之二三也。予观斗南用二书奇中,所不在论,偶然而不中,则反求之吾书,书未尝失,顾用书者或未尽耳,予又恨《白顾》书有阙疑也,天命之至矣,出于人之所俄度者,不可一言而尽也。吾所见斗南论命,就其一家,真白眉哉,是为序。”

《四书五经》是南宋以后儒学的基本书目,乃儒生的必修课,文天祥能从莘莘学子之中脱颖而出,以状元之身领丞相之职,对《四书五经》自然是滚瓜烂熟。而从上文还可以看出,他对位列儒家经典之首的《易经》颇有偏好,且对于各种算命技法都很熟悉,否则即使应邀作序,也顶多寒暄几句而已。

至于文天祥的八字,丁火日元生于午月,五月丁火,时归建禄,年干丙火、月干甲木助之,地支巳午半会火局,身极旺。丁火靠甲木来生旺,甲木则赖庚金来劈成木柴,然后才能燃旺丁火。文天祥之八字,丁火日元,庚金、甲木齐来,木火通明,格局很高。甲木代表书本,庚金表示武器,所以又暗示其文武双全。但“峣峣者易缺,皦皦者易污”,旺极则宜泄,八字无土星,时柱庚子,金水相生,源源有靠,所以该以水来解暑降温。而土晦火之光明,又有堵塞水之隐忧,所以八字不见土,乃成全其高格局。但是因为八字无土,强火克金,金乃其妻财,因此克妻很重,也应验了毁家勤王之事。

按大运分析,1274年开始走到戊戌大运,土气极旺,完全克制用神之水,可见是走背运。对照历史事实,则宋恭帝德祐元年(1275年)正月,元军大举进攻,宋军的长江防线全线崩溃,文天祥捐献家资充当军费,招募当地豪杰,起兵勤王。次年正月,元军兵临临安,文武官员纷纷出逃。在人心惶惶之际,谢太后任命文天祥为左丞相兼枢密使,真可谓“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表面看是升官,其实是走上不归路。

之后屡战屡败,1277(丁丑年),丑戌刑,戌为火库,元气大伤,好在有丁火救命,兵败逃亡,但妻妾子女失散于乱军之中;1278(戊寅年),大运、流年双重戊土晦火克水,兵败被俘,但地支寅午戌三合火局,企图自杀,未死,在昏迷当中被俘;被押解至大都,路上绝食八日,亦不死;在监狱中度过了三年后,1282(壬午年),虽然年干壬水,但丁壬合,且地支子午冲,把唯一用神全部冲掉,丁壬合木也,木主仁,所以杀身成仁。

如果按紫微斗数分析,本命夫妻宫有陀罗星,会到铃星、文昌和武曲,正是“铃昌陀武”格局,因为是夫妻宫,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严重克妻,所以妻子和两个女儿被俘后,都在宫中为奴,过着囚徒般的生活。

虚岁44岁走到官禄宫大限,大限迁移宫的大限陀罗冲起本命的陀罗,三方四正会到铃星、文昌、武曲,“铃昌陀武、限至投河”恶格被发动,表示克应之期,所以妻女失散后,文天祥屡战屡败,始终无力回天,甚至寻死也不得。

深明易理的文天祥很清楚宋朝气数已尽,故曰“天下事有兴有衰。国亡受戮,历代皆有。我为宋尽忠,只愿早死!”1282(壬午年),流年叠本命,三方会到大限和流年的擎羊,冲起本命的擎羊,再会到流年的武曲化忌和铃星,还有白虎和官符,口诀云:“七杀羊铃,流年白虎,刑戮灾厄”,所以被元世祖下令处死。

《过零丁洋》曰:“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廖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正是其福德宫廉贞本命忌,且又自化忌的真实写照。因为廉贞主感情,化忌表示伤感、失落、忧心忡忡。

发布在名人命盘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1条评论

  1. 赵学勇
    发表于2017年03月28日 10:48 | 永久链接

    爱读白羊文章,遗憾,此篇对文太师这样的忠臣义士少了一点褒扬之词!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