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缘分

来者问命,一为前途,二为感情,几乎是毫无例外的。就事业来讲,尽人事、听天命而已。功劳是老板的,钱财是子女的,官爵是一时的,只有身体是自己的。一个人可以做出什么成绩,达到什么高度,除了自身的能力,离不开行业的起伏,逃不脱时代的洗礼。想通了这一点,无论如何总有籍口安慰自己。但是谈到感情问题,却是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乎?

有这样一个笑话:女人读书不宜多,大专生是小龙女,本科生是黄蓉,研究生是赵敏,博士生是李莫愁,博士后是灭绝师太,硕博连读更可怕——是传说中的“东方不败”!这个joke其实还是有些道理:女人嫁什么男人,与她的学历并不成正比。而求学时期,却是求偶的黄金时期。因为一直困守于象牙塔中,过着三点一线的单调生活,生活圈子太窄,无缘与合适的人“来电”,时过境迁,难免成为“剩女”。

宋徽宗宣和年间有这样一个故事:幼卿自幼与其表哥青梅竹马。幼卿十五岁时,表哥提亲,她父亲以他没有功名而拒绝,表哥愤而离去。后来,幼卿被安排嫁了武官。之后表哥考中当官,因为职务关系,与她夫妇二人于官驿相遇。但表哥不多看她一眼,扬起马鞭就策马离去,留给幼卿的是永远的遗憾。于是有了这首《浪淘沙》——

目送楚云空,前事无踪。
漫留遗恨锁眉峰。
自是荷花开较晚,孤负东风。
客馆叹飘蓬,聚散匆匆。
扬鞭那忍骤花骢。
望断斜阳人不见,满袖啼红。  

“自是荷花开较晚,孤负东风。”——孤负,通“辜负”,但怎么好说到底是谁辜负了谁呢?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所以,白洋每每看到真命天子出现的太早,抑或太晚的命盘,总是一声叹息:整定!

发布在白洋闲谈 已有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