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相肖动物主大富贵?

古代的帝王将相喜欢编造神话,假托自己是某神物托世,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最早玩这个花招的就是汉高祖刘邦。话说老刘同志起事之前是乡镇干部,闲时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喝酒搞女人,难免被醋坛子兼女强人老婆吕雉跟踪捉奸。老刘不是笨蛋,躲藏起来才胡闹,连萧何他们都找不到他的人,但吕雉每每一击必中。于是别人就问吕雉,为何你总能找到刘邦?其实这根本就是吕雉和刘邦夫唱妇随唱的一出双簧戏,对外人称,凡是刘邦停留的地方,总会升起五色云彩,天子气也,所以吕雉根本不用GPS导航仪器,跟着那朵五彩云,肯定能抓现场。把刘邦的朋友忽悠的一愣一愣,丝毫不敢有二心。后来牛皮越吹越大,干脆自编自演了一个“斩白蛇”的闹剧,号称刘邦是“赤帝之子”转世。

够扯淡吧,但刘邦就此开创了“托生说”,效果显著,所以后世的跟随者络绎不绝。当然,名堂经常改变,总不能够老是蛇投胎吧,要换换花样,旧瓶装新酒,忽悠下一代。

不过话说回来,历史上也确实有过一些著名人物,在身体相貌乃至气质姿态上,与某种动物存在某些共通之处。比如明朝嘉靖年间被奸臣严嵩害死的大学士夏言,民间一直传说是雄鸡投胎,而严嵩则是蜈蚣转世,所以虽然夏言和严嵩是同乡,且严嵩曾得夏言的大力举荐,最后仍然斗得你死我活。巧合的是,夏言小时候看戏都是独脚站着,正儿八经的“金鸡独立”式,头还喜欢左拧右摆,往侧边或后面察看,确实跟公鸡差不多。

再如清朝的几个著名角色,也是各有怪异之处。曾国藩有严重的皮肤病,据说是银屑病,顺手一抓,就掉下很多深颜色的皮屑,好像蛇蜕皮一样。大名鼎鼎的张之洞,则其貌不扬,瘦小形同猴子,更巧的是,张之洞属猴。袁世凯相貌堂堂,但颈短、腿短、腰粗,走起路来还是外八字,时人称其为“上半身总统”。每当天阴下雨时,老袁就像西毒欧阳锋练蛤蟆功那样张口嘘气,实在很像蛤蟆。

于是就有好事者把这些清朝要人与动物形象对号入座,整出来一个“西山十戾”的说法。分别是:熊(多尔衮)、獾(洪承畴)、鹗(吴三桂)、狼(和珅)、驴(海兰察)、猪(年羹尧)、蟒(曾国藩)、猴(张之洞)、狐(西太后)、蛤蟆(袁世凯)。

袁世凯的“癞蛤蟆投胎说”在北方流传甚广,袁就任临时大总统时就有蛤蟆结队朝王的怪事。袁死于民国5年6月6日,而6月5日是旧历5月5日,端午节,在中国俗语里有所谓“癞蛤蟆难过端午节”的说法,果然袁世凯早一天已不省人事。更有传闻说,袁断气时,床下跳出一个大蛤蟆,怒目而视。

到了蒋介石时代,则出了一个与马很像的戴笠。戴笠长着一副马脸,其貌不扬,还有鼻炎,深受鼻塞、流鼻涕之苦,揩鼻涕的声音很象马打响鼻发出的哼哼声,自觉面目丑陋,自惭形秽,终日耿耿于怀。某日,从小信命的戴笠翻阅相书,看到书上有这样一段话:“观君之相如马,此主大贵,君之前程无量。”这个断语对戴笠的作用,好比打了一剂强心针,十分受用,心想今后的前程全系在这张马脸上了。别人说他举止和马一样,他不以为耻,反而沾沾自喜。后来他用化名马行健,干脆以马自居。有趣的是,戴笠虽然爱马,而且是黄埔军校第六期骑兵科肄业生,但却不善骑马,不过这并没影响到戴笠对马儿的深厚情感,只不过他用汽车(铁马)代步而已。

上有所好,下必有甚。蒋介石和戴笠都笃信命运,而且掌握大权,所以国民党人普遍信奉命理。戴笠甚至给手下的特务开设预测学课程,当然,这些是题外话了。

发布在易学探讨 已有标签 , . 将该链接存入书签发表评论或留个互链:互链地址.

1条评论

  1. e
    发表于2009年05月25日 05:45 | 永久链接

    朝鲜民间相传金正日出生时,天上出现两道彩虹,——嘿

添加一条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开或用作其他用途。 标记*的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以下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